Appendix IV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附录VI: 2012年12月22日, 我要周爱玲牧师转交给刘彤牧师的电邮信节选

 

(中间有很多得神医治的细节, 希望对其她受害者有帮助。有些信徒可能对这样跟神的交流不习惯, 请原谅。 这不是圣经, 但是我跟神的经历的分享。我们每个人跟神的关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样, 鼓励您们继续追求跟神的亲密经历)

 

那日在美国国会关于一胎化政策的听证会里,听完一个曾被强行堕胎的妇女的证词后,我先想起的不是我的堕胎经历,而是那次被强奸的经历。我没有把那段经历加进去,因为我去见了我的导师兼代祷人,J姐妹(当时我还没有跟丈夫说被强奸的事),她帮助我处理了这个经历。她的第一反应即为神正在使用他。J姐妹使用远志明的见证去装备中国学生。她先是告诉我远是神的受膏者,所以我们应该像大卫对待扫罗那样,不自己伸手击打他。我同意了。我的书是在2011年10月4号出版的。

 

大约在2011年10月7日,我给远志明写了电邮,从张伯笠或是苏晓康那里得到他的电话号码,那一次是因为要找远志明向另一对年龄较长的夫妇传福音,他们的名字是阮明和阮若英。这对夫妇也是从普林斯顿来的异议人士,他们希望我能支持他们两年,但是我丈夫认为让他们认识主比仅仅接受经济支持更加重要。但是阮明不想听我给他讲福音。张伯笠告诉我这对夫妇喜欢远志明,也许他可以帮助他们。远志明回电话了,他当时正在亚洲某地讲道,那是第一次通话。他不敢相信是我。我俩立刻都想起了那次强奸的事,但是我们都没有提。我问他为什么没针对一胎化政策做点事,他没有说什么。

 

在2011年10月的某段时间,我们的团队正在考虑是否去罗马参加一个民主会议。我们发起了一个会议,邀请教皇参加,请他发表倡议书呼吁结束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我们寻求了主的印证:如果教皇愿意见我们,那么罗马就是神要我们去的地方,我们就去那里。接着我们的团队就祷告、倾听,以求辨明神的旨意。当我们倾听时,不能集中在罗马之行上面,我得到的感动只是主耶稣要我饶恕远志明。我为此感到吃惊,随即与神较力。正如我在12月28号的演讲中写的一样,我确实因着对耶稣的爱选择了饶恕。紧接着,我们接到了罗马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我们可以在梵蒂冈见面(我们见到了教皇的中国事务秘书,他告诉我们他已经看完我的书,我们的见面是神安排的等等。)

 

那天下午下班后,我去见了J姐妹,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当时我仍然没有勇气把那次的经历告诉丈夫)。J姐妹说我可以让远志明知道,这样他就可以从审判中得释放,享有平安。这很难。在经历过因我们愿意宽恕时,神是多么喜悦并愿意为我们成就难办的事, 开难开的门后,虽然写信告诉他我饶恕了他是件很难的事,我还是写了。(如有需要,我可以请Brian帮助我找出从2011年11月7号开始写给远志明的这几封信,2012年4月的还有几封。Brian,你可以帮我吗?)

 

第二天早上,远志明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主整晚都在折磨他。接着他开始否认那次是强奸,说我们都有过很多次了。我说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也许是他对其他女人也做过,错记成是我了。他沉默了,之后问我还告诉谁了。我告诉他我只跟一个美国姊妹说了,那个姊妹跟我商量好我会像大卫对待扫罗那样处理这样事(当时我同意不让撒旦击倒神所膏立的两个带领人,并且我同意J姐妹的建议不跟外人说出去)。然后他说,他读了我的书,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对我没有好处。(当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现在看来,我想是因为他读到我在书中写到我在北大把企图强奸我的同学告上而受的挣扎,他们反而来损坏了我的名声)。我本带着平安的心接电话,听完他的话后,我开始感到有些不舒服。我继续说道,由于他所做的(强暴且不悔改),我很难来到神面前。只有靠着神的恩典我才能终于来到神的救生里。他当然知道使小子中的一个迷失将会有什么样的惩罚。我说他应该向其她受害人道歉,使她们不致于跌倒。他笑了,说他已经与神和好,他与妻子的婚姻变得非常好,接着他说:“柴玲,你是一个新基督徒,你不知道,一个人来到主面前,旧事已过,他是新造的人了。”我在灵里感到不安,对此并不是很确信。鉴于我和Sister J决定为了教会和神国的缘故不跟别人说这件事,我结束了跟远的谈话。我来到J姐妹这里, 心里很不舒服。J姐妹为我祷告, 说我按所有神的要求都做了,远志明做的是不对的,但还是由神来对付他吧。我和我的团队继续罗马之行,神的确开了门,引领我们一步一步结束一胎化政策,并给我们看到新的异象:通过重建婚姻的方式来来重建神的教会。以弗所书5章。

 

2012年4月,我开始去生命河教会。爱玲牧师的勇敢信仰,她充满力量的讲道及图书室的资源,都吸引了我。我观看了纪录片《十字架》,深受感动。因此本着和好的精神,我用几本我写的书来交换十字架的DVD,并把这些DVD寄给几个美国教会的领袖们。但是我心里并不是全然平安。

 

如果你读到我的12月28日的最终演讲稿,你就会看到神在这个秋天对我和团队的奇妙医治。三周之前Michael和Claudia的医治培灵会让我想起与远志明的这段被深埋的记忆。只有那时,我才意识到把它埋起来并不能保护教会,或是医治我,也不能成就神的计划。相反,这段记忆是这么捆绑我,让我不能信任华人教会的男性带领人,让我再背负过分的以为自己不能再饶恕的自责。但是Michael及Claudia的话(男人不是我们的敌人,那恶者才是)让我马上意识到撒旦想离间我们,但是主耶稣要我们爱我们的弟兄。

 

但是过去三周,对于这个伤痛的医治让我因难过而泪流满面,也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痛。22年来一直试着将这件事埋掉,并且坚持走下去,我不曾真正面对它,来重新经历当时那种完全无助的感觉,亦不能全然明白失去的究竟是什麽,并来为此悲伤,悼念,最终在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上得到平安和知道发生的原因和目的。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像是大卫的女儿他玛,她的异母哥哥暗嫩强奸了她,(她的亲哥哥押沙龙)要她闭嘴。她的父亲大卫王没有为她主持公道,教训对她施暴的人。结果,他玛变成了一个凄惨被遗弃的女人,暗嫩被谋杀,他玛的哥哥押沙龙被放逐,之后造反,被杀。大卫也为此几乎失去王国。

 

因此我向神呼求。那是2012年11月29日,我对神说“你是我的天父,你不是大卫,虽然他是合你心意的人。你不会使我像他玛一样成为一个凄惨被遗弃的人。”神是信实的。第二天,他差派了我的另一个姊妹Deb来探访我。我们很忙,有几个月没见面了。她是我小组的带领人。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把那件事和远志明的话(我们在主里,旧事已过,都是新造的人了)告诉了她。Deb说这不对。她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她去找了赔偿的经文,即赔偿所偷之物外加1/5,之后她又翻到税吏告诉耶稣将赔偿4倍的那一页。耶稣说“救恩到了这家......”那一刻,神的真理将我从远志明对神的话语的谎言中释放出来。要么是远志明不明白救恩来自诚实的悔改(他这么只会将教会带入迷途),要么他知道这个真理,但是却通过操纵和欺骗的方式让我保持默。(请看属灵虐待的定义:blog.sina.com.cn/s/blog_5cf4c0070102dzq2.html)

 

这个痛苦是多么大,我知道我不会得到医治辅导,因为Claudia 和Michael是来访问我们团队的。在他们到访之后,我已经就其他伤害经历过三次医治辅导了。我内心的痛是真实存在的。

 

12月1日下午我问Michael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他说我需要继续接受医治。我强忍着眼泪,到楼下给孩子和自己买些吃的,不知道我还得背负这个伤痛多久。我一边走向美食街,我一边向神哭诉。回去之后,我的队团在分享他们得医治的经历,我坐下来,用Michael教我们的方法:跟着感觉,找到记忆,找到创伤时接受的魔鬼的谎言,来用神的真理取代。几秒钟后,主耶稣在我心中与我相见,将我从深深的伤痛和难过中提起来,把我的灵带到天国与他同坐,让我知道我的身份不是远志明施暴的受害者,不是女童之声的创始人,需要依赖远志明和张伯笠,以及其他华人牧师帮助为中国教会的门的人(我的一个同工跟我分享了这个异象,他父亲是一家国内家庭教会的带领人,他们祷告并预言了这个想法,告诉我要向张伯笠和远志明谦卑自己(以便他们用他们的影响可以共同帮助在中国教会中推动女童之声的事工)。每次一想到要谦卑自己,我就感到有一种深深的愤怒感,随时都可能爆发,我也因此责怿自己不是一个好基督徒。它的确爆发了——当我意识到这里有一个没有治愈的深刻伤痛时)。耶稣似乎是说:“祂是中国的头,也是“中国教会”的头,我是他珍贵的新娘,无论向他求什么,他都会应允我。他会亲自为我们开路以做成他的善工。因此,对于包括远志明在内的华人牧师,他会处理(当然不清楚主怎么处理远志明)。对于其他牧师,有的从我们这里拿了钱,但是没有做所承诺的工作,耶稣说给他们怜悯和恩典。如果他们软弱,被钱试探,给他们就好了。如果这名员工的父亲因为要写一本书不能为我们的工作提供帮助,就由他去吧。饶恕他们,依靠神。”整个过程很快,可能只花了几分钟,其他人看着我,不知道我内心深处所发生的事。像魔法一样,伤痛一下子离开了。在这个伤痛的阴影下生活了22年,我第一次经历到自由和喜乐。那一天是礼拜六,是12月1日。

 

星期天,爱玲牧师做了一个很好的讲道。我不记得内容是什么了。在讲道中间,我想起在冰上起舞的自由。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从那件事的重担之下,感到有真理和光进来,我从别人加给我的担子和谎言中得释放。之后有人邀请我见了几个姊妹,我跟她们分享了我得到的医治,帮助她们其中一个得到医治。我从那次经历中学到的,竟然能让一个中国老姊妹得自由,多么奇妙啊。她感到一生都很挣扎,她受到丈夫的虐待时经文要求顺服丈夫。华人教会也教导她要无论如何都顺服。(我跟她讲神是爱,他在我们受虐待要我们饶恕, 但是绝对不让我们再接受虐待。对于虐待我们不需要, 也不应该顺服, 她破涕而笑)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小池塘滑冰。我还祷告求主帮女儿能考好数学,结果她得了101分。

 

星期一我们小组禁食祷告,分享得医治的经历。我开车回家,打电话给爱玲牧师,跟她分享了这件事。她跟我分享了她的经历,要我更迫切地祷告,神会做工的。12月3日星期一,吃晚餐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天国再次坠入现实。我想我仍然需要像所有经历过创痛的再仔细处理这个伤痛一遍一样。突然间,我感到回到普林斯顿房间的地毯地板上,感到那样完全的无助和破碎的感觉。我开始问神这些问题。“为什么您允许这事发生在我身上?难道我受的苦难还不够吗......”。在帮助孩子们功课的同时,我感到阿爸上帝简短地对我,“我是拣选了你来背这个十字架。”之后我与Bob一起祷告,试着想象耶稣在哪里,他会对我说什么。我感到耶稣对我说,“这是你的苦杯,我不能把它撤去,因为它是我们天父的意愿有一天你能帮助医治祂的儿女,来彰显祂的荣耀。”怎么彰显?为什么?我不能彻底明白。

 

星期二,回到All Girls Allowed办公室时,Brian与我一起处理了这些感受。他也正在被医治的过程中,但是他乐意大方地将他的时间分配给我,神给了他很多智慧。他首先跟我一起探讨教会的责任。

 

我们读了以下经文:

 

《以西结书34章

 

(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以色列的牧人

 

 34:1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34:2    「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羊吗?

 34:3    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羊。

 34:4 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

 34:5    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

 34:6    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

 34:7    「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

 34:8    主耶和华说:我指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无牧人就成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寻找我的羊;这些牧人只知牧养自己,并不牧养我的羊。

 34:9    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

 34:10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

 34:11  「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它们寻见。

 34:12  牧人在羊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回它们来。

 34:13  我必从万民中领出它们,从各国内聚集它们,引导它们归回故土,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边、境内一切可居之处─牧养它们。

 34:14  我必在美好的草场牧养它们。它们的圈必在以色列高处的山上,它们必在佳美之圈中躺卧,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场吃草。

 34:15  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它们得以躺卧。

 34:16 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的壮的,我必除灭,也要秉公牧养它们。

 34:17  「我的羊哪,论到你们,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羊与羊中间、公绵羊与公山羊中间施行判断。

 34:18  你们这些肥壮的羊,在美好的草场吃草还以为小事吗?剩下的草,你们竟用蹄践踏了;你们喝清水,剩下的水,你们竟用蹄搅浑了。

 34:19  至于我的羊,只得吃你们所践踏的,喝你们所搅浑的。

 34:20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间施行判断。

 34:21  因为你们用胁用肩拥挤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触,以致使它们四散。

 34:22  所以,我必拯救我的羊不再作掠物;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间施行判断。

 34:23  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们,牧养他们,就是我的仆人大卫。他必牧养他们,作他们的牧人。

 34:24  我─耶和华必作他们的 神,我的仆人大卫必在他们中间作王。这是耶和华说的。

 34:25  「我必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使恶兽从境内断绝,他们就必安居在旷野,躺卧在林中。

 34:26  我必使他们与我山的四围成为福源,我也必叫时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

 34:27  田野的树必结果,地也必有出产;他们必在故土安然居住。我折断他们所负的轭,救他们脱离那以他们为奴之人的手;那时,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34:28  他们必不再作外邦人的掠物,地上的野兽也不再吞吃他们;却要安然居住,无人惊吓。

 34:29  我必给他们兴起有名的植物;他们在境内不再为饥荒所灭,也不再受外邦人的羞辱,

 34:30  必知道我、耶和华─他们的 神是与他们同在的,并知道他们─以色列家是我的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34:31  你们作我的羊,我草场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们的 神。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这章的经文给我带来了很多安慰。

 

接着我问为什么要迟22年,我们查看了22章12-15

 

结语:邀和警告

 

(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22:12 “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22:13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22:14 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

22:15 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虚谎

 

粗体字部分就像是对我说的,让我意识到耶稣是多么恨恶虚谎。

 

 

接着Brian找到了旧约中关于强奸的经文:

 

 

《申命记》22:25-27

 

(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22:25 若有男子在田野遇见已经许配人的女子,强与她行淫,只要将那男子治死,

22:26 但不可办女子,她本没有该死的罪,这事就类乎人起来攻击邻舍,将他杀了一样。

22:27 因为男子是在田野遇见那已经许配人的女子,女子喊叫并无人救她。

 

然后在Brian的帮助下,我意识到1990年时我本该是要得救嫁给主耶稣的。那是真的。我一来到美国,在硅谷和普林斯顿,就有好几个人向我作见证。认识到这个可能是让我很痛苦的,像打开洪水的闸门一样。想想过去19年会有什么不同:我本来可以在1990年认识主耶稣的。我本来可以在1990年开始抗议一胎化政策的,这三百万个小孩原本可以得救的;我自己的工作原本可以轻松得多,我的婚姻原本可以有更多平安,可以更好(我时常被触动会生气发脾气,深深地伤害了我丈夫)。也许我也可以阻止我的亲戚们的堕胎的——他们现在仍在付代价;也许我原本可以为我妈妈祷告,这样她不会在1991年秋天去逝了。原本可以不一样的事会有多少啊。

 

我与神和耶稣在这一点上面争论,作工的得工价。如果神和耶稣说的是真的,这是我的十字架,我的苦杯,它给我带来这些多折磨,那么我的补偿是什么呢。Brian说,你应该问神。

 

Brian让我读《西番雅书》。

 

《西番雅书》3:17-20  Chinese New Version (Simplified) (CNVS)

 

17 耶和华你的神在你中间,他是施行拯救的大能者,必因你欢欣快乐,必默然爱你,

而且必因你喜乐欢唱。”

18 “那些属你,为了切慕大会而忧愁的人,他们担当了羞辱;我必招聚他们。

19 看哪!那时我必对付一切苦待你的人;我必拯救那些瘸腿的,聚集那些被赶散的;在全地受羞辱的,我必使他们得称赞,有名声。

20 那时我必把你们领回,那时我必把你们齐集;我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的时候,必在你们眼前,叫你们在地上的万民中得称赞,有名声。”

这是耶和华说的。

 

我的眼睛停在《哈该书》上,还以为是在读《西番雅》书,神将以下经文指示给我:

 

《哈该书2:23

 

(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2:23 “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仆人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啊,到那日,我必以你为印,因我拣选了你。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那一刻,我感到似乎主在回应我的问题。祂拣选了我,让我做祂的印戒。我觉得这意味着我将会被差派,带着祂的信息,执行祂的计划。我感到了几分安慰。

 

我们停下来去吃午饭。

 

我回女童之声的办公室,大家给我准备了生日蛋糕。那天是12月4日,我认识主的第3个周年。

 

吃完蛋糕后,我打开他们送我的卡,里面有一句经文是这样的“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诗8:2)。我看着卡的时候,回想起我过去常常作的见证(还计划继续在厄巴纳作此见证),其中一个标题是“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开始有了这个愤怒的情绪。不,我没有失丧。我是被掳掠了,被诱拐,被绑架了!作为一个基督徒,我的灵命不应该只有3岁,本应该有22岁的。原本很多事会不一样,很多折磨可以避开。厄巴纳方面催促我删掉在11月发给他们的演讲稿中的部分内容。但是现在我想把新的事实加进去。

 

之后我跟Brian分享了我的新发现,他从他的桌子转向我,说,他觉得主向他启示,这不仅是我的损失,耶稣是多么思念我,这对我们的救主是一个多大的代价。天啊,那一刻,我能体会耶稣深深的痛苦和惋惜。最终两个相爱的人知道了彼此的心肠,我不能停止向神哭诉,像是我们灵和魂的最深处大哭一样。我试着镇静下来,毕竟是在一个工作场所,并且我需要时不时关注一下在尖子班那边召开的董事会。

 

那天晚上Claudia对我做了的医治辅导,我白天哭得太多,几乎不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了。但是Claudia确定主耶稣说了过去19年没有一分钟他不思念我。他是极其思念我。

 

Claudia给我做辅导时一开始就不顺利。随后我意识到电脑屏幕的闪烁让我想到那晚被远志明强暴,衣服从我脸上拿开后看到的天花板上闪烁的灯光。再一次,只有在选择饶恕他1990年所干的事和2011年所犯的掩盖、说谎、欺骗、操纵等罪行之后,医治和启示才来到。在我选择饶恕之后,耶稣并没有来安慰我,但是我马上看到一个异象:那个地毯下的地板被穿破,巨大的动物从下面凸起,然后向前而行,我们的救主站在其上。我能说出来的只有:Armageddon,Armageddon。我不是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那时Claudia告诉我这是大决战。我去查看《启示录》16章。我相信某天神会向我们启示这个异象是什么意思。这是个大异象,也必成就。到现在我能体会只有这些。

 

多么奇妙的一个3周年庆祝/生日会啊。

 

第二天早上Michael发给我《以赛亚书》54章1-3节,他觉得这是主给我的话。不怀孕指这19年来灵里没有怀孕。

 

54:1 “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要歌唱!你这未曾经过产难的要发声歌唱,扬声欢呼!因为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这是耶和华说的。

54:2 “要扩张你帐幕之地,张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长你的绳子,坚固你的橛子。

54:3 因为你要向左向右开展,你的后裔必得多国为业,又使荒凉的城邑有人居住。

 

(神确实回应了我做成被遗弃的妇女的担心, 特意用同样的字眼“desolate woman” 我的告。)

 

这正是2012年很有预言恩赐的朱牧师来生命河教会时,我觉得神给我的经文。那时我并不明白经文的意思。今天,我终于明白这节经文。朱牧师对我说预言时,她说神将使用我的个人经历成就祂的旨意(不记得具体的话了)。那时,我想我已经分享了我的堕胎经历,那已经成就神的旨意了。她说我还有更多的可以奉献。今天,我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已经是凌晨5点45,我想不起还有什么重大的事影响了12月14日的演讲。我记得我跟我的中国小组分享了这个信息:主是怎么让我能在胜过强暴带来影响后,回到自己与耶稣同坐在天国里的的身份。我们当时在学习撒旦对耶稣的试探,他们都沉默了,我觉得有些尴尬,就很快离开了那里。我记得我丈夫是多么的挣扎,我们都精疲力尽。我感到一种深深的压迫感,几乎让我无力胜过。奇怪的是当一位参议员的候选人一定要我丈夫发出一份声明时,我读了后在邮件里回复他说我不同意。突然,我感到我有了力量。我觉得主还是想让我着这个说出来。但是说什么呢,他的旨意是什么呢?

 

7号星期五那天,Bob在网上搜索关于强奸的信息,看到普林斯顿的一名妇女写了她被强奸的经历,在37年后,她才打破沉默。根据Bob查到的统计数据,有1/8至30%的校园妇女都在约会时被强奸,只有5%会去报警,42%不会告诉任何人。Bob还搜到另一名妇女曾经在约会期间被强奸,之后她就这个经历写了一本书。他买了这本书。我们还发现施暴者如果不悔改,就有80%的可能性再去施暴。我们经过过讨论之后达成一致来分享堕胎经历的过程,见证到妇女们在读到我的经历后得到的医治和自由。这次Bob相信主让我去做这一切是有他旨意的。他准备好与我同舟共济,将这个经历公诸于众。

 

我在周五晚上打电话给了跟远志明关系很好的苏晓康,他告诉我当远志明刚来美国时,非常迷失。远的生活很乱。苏提到远志明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从巴黎带到普林斯顿。他还说一个叫李凌(Li Ling)的牧师说远志明强奸苏X妻子的事是假的。之后苏晓康问我为什么问这些陈年旧事。我说我会想想再告诉他。

 

12月7日星期五,Brian用了拿单和大卫的故事教导团队,当一个姊妹遇到被强暴的类似情况时,教会应该怎么做。(我们得试试看大家的反应)。

 

12月9日星期六,我在网上搜了NJ强奸案的处罚是10年有期。星期天我将这个告诉了爱玲。我还打电话给博苓,问他怎么处理这种情况。我没告诉他我就是那个人。他说应该去找教会长老。接着他告诉我不要插手这类事。

 

星期天晚上,为了向长老出示证据,我再次给苏晓康打了电话。我告诉他这次我知道有个妇女被远强奸了,他是否知道类似情况。苏很生我的气,威胁要告诉远志明。我说去吧,让他知道。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他。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接到过远的电话。

 

12月10日星期一,爱玲牧师为我们做了医治和释放的培训。这次的主题是性犯罪。我们的团队面对这个话题比较安静。我还不能把这事告诉Jay和Joy。

 

12月11日发生了两件事。我在网上搜到了Su X并跟他联系上了。他否认远志明曾强奸过他妻子,但是,他说远志明认为Su X在北京的圈子散布了他带另一个男人的妻子去普林斯顿的消息,远志明曾威胁要杀了Su X。Su X还没有认识主,也不相信远志明是真的信主。Su X还说过去远志明有一段时间曾因他的淫乱事件与妻子的关系很差,他们常常揪住对方的头发扭打。苏晓康说远志明当初一来到美国就跟他的妻子正式分居或离婚了。

 

另一件事发生在12月11日。我们正要禁食祷告时,Brian说我应该通过教会渠道找长老。我不知道他的长老是谁,就在网上搜到按立他的几名牧师。其中一个是刘彤牧师。当我搜到这个信息,确定这是我要找的刘彤牧师时,我去访问了他的博客,看到上面写到关于《以西结书》和牧羊人的内容,我有一种平安和确信的感觉。

 

我请了一个具有预言恩赐的姊妹与我一起为我们12日的中国小组圣诞节聚会祷告。她觉得神的旨意是让我在厄巴纳分享这件事。她肯定了我的感觉,也认为有神的孩子需要医治。因此那天晚上,我修改了11月的演讲稿,两天后,我们完成了12月14号的演讲稿。又是一个星期五,我们进行了小组团契交通。我感到喜乐和自由。25年前针对性暴力发起的战争,终于结束。胜利带来的喜悦被失去的在今世找不回的东西的伤心和遗憾冲淡一些。神赢了,耶稣赢了,我也赢了。但是伤痛和损失是如此之多。那一刻,我感觉时常爆发的愤怒不知怎么的消失了。我感到了奇妙无比的平安。

 

什么柴玲重提22年前的事?

 

问得好。

 

是为了报复吗?我不会报复。我是基督的新娘。我只祝福,不咒诅。我已经饶恕他了。

 

是为了得医治吗?我已经被医治了。神能担负我的伤痛并将之挪去。

 

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吗?当我找两到三名见证人与我一起去的时候,我感到神说“去吧,我,耶稣,圣灵将作你的见证人。我们会让人知罪,开他们的眼,让他们认识真理。”我感到从他而来的平安。我主可以为我见证,我说的是真话。

 

我希望你做什么?

 

做一个正直的牧羊人,来调查以下的一系列的问题,按事实和神的话语来采取行动:

 

·       他还是再继续性侵吗?他的受害者有多少,是谁?教会有权利知道他们带领人的真相吗?

 

·       如果他停止了性侵,他有找Su X悔改吗?其他的妇女(小马?)会不会变成她们信主的绊脚石?在北京,巴黎,普林斯顿,还有谁被他侵犯了。鼓励不向自己向教会悔改的教导对吗?

 

·       色情?那是他用来对付我的武器。他为此悔改没有,是否还利用色情物品?

 

·       如果调查远志明强奸是真的话,你会为了保护教会而把事情公诸于众吗?

 

·       他会向公众悔改吗?这样会带领神的教会走向洁净的运动。

 

我写了近7个小时,现在非常累。我想我可以给你信息,你可以开始调查。请原谅文中有误的地方。

 

苏晓康: 电话号码 (为了隐私, 把具体号码都不公开)

 

Su X:  电话号码

Brian Lee:       电话号码

J姐妹:          电话号码

Deb: 电话号码

Claudia:         电话号码

Michael:         电话号码

 

到1月1号之前,我将会忙厄巴纳的事。非常感谢你的帮助。请为我们祷告,求神来保护我们,让这次服侍神及他的子民时没有分心意外的事。撒旦恨恶我们跟随神去杜绝性犯罪和性暴力,因为这是他最厉害的武器,他利用这个武器几乎毁掉大卫的国。但是神不会坐视他的教会和子民被破坏的。

 






More News

IMAGE: Ampc.org.cn

 

ANHUI, China -- As the 2-week-long Lunar New Year celebration comes to an end, citizens across China are resuming their usual routines. Yet, the same cannot be said for Li Changxia, whose life has taken a tragic turn after the recent death of her 9-year-old “left-behind” son, Xiao Chuang. Xiao Chuang committed suicide...

IMAGE: Weibo

 

DONGXING, Guangxi, China—Two Family Planning Officials were killed and four suffered injuries Tuesday after a man attacked their office, reported state-run Chinese media. Reports said the man, a father of four, carried knives into the Dongxing City Family Planning Bureau after officials refused to register his over-quota child.

 

On July 22, the man went to the Dongxing bureau to register his fourth child for a hukou...

RUI'AN, Zhejiang, China—A 13-month-old boy died on Monday after being crushed by a minibus driven by officials from the local Family Planning office.

 

Eleven Family Planning officials arrived at noon at the home of the boy’s parents, Chen Liandi and Li Yuhong, to demand that the couple pay a “social burden” fine for having the boy. He was the couple’s third child and his birth was considered illegal under the nation’s One-Child Policy.

 

Mr. Chen told Xinh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