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endix II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II: 彤牧2015年1月14日他教的小组长讲话节录

 

读尼希米记2:17 “17 后来我对他们说:“你们都看见我们遭遇的患难:耶路撒冷成了荒芜之地,城门被火焚毁,你们都来吧!让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免得我们再受凌辱。”

 

今年已开年就是多事之秋。不但法国巴黎恐怖份子开枪杀了十几个无辜的人,如果看网上的新闻的话, 在华人教会里有一个大新闻: 就是柴玲姐妹指控远志明在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是两个人一起在普林斯顿读书,两个人都还不信主,柴玲就指控远志明牧师对她有性侵的行为。

 

其实为这件事情, 远志明牧师也跟我商量过。 去年他已经专门飞向东岸去向柴玲道歉。 虽然他不认为他在当时有任何性侵的意图, 但是他是为那一次发生的事情他还是道歉。当时他们还各请了一个见证人,要来见证远志明向柴玲道歉的过程。远志明请了他的好朋友徐志秋牧师,柴玲请了我们Boston的灵粮堂的周爱玲牧师,这是为什麽柴玲会牵扯到我的身上, 不然今天晚上我也不会跟大家讲这种事情。

 

本来以为远志明牧师这样的诚意地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彼此的伤害,没想到今年柴玲还是提出公开的指控。当然这样的指控一发出来带来极大的影响。世上很多人还搞不清什麽事情就已经破口大骂,其实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层面在里面, 我们从来不能只是听一面之词嘛。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跳入到结论里面。当然至于柴玲对我的攻击那只是我没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来处理而已。但是昨天我好像听说徐志秋牧师跟周爱玲牧师他们的文章都已经上网了, 他们详细说明了远志明牧师向柴玲道歉的整个过程。我相信他们的见证能够澄清很多很多大家对这件事情的误解。

 

但无论如何,当我看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看到魔鬼撒旦在教会里利用各种机会做分化的活动。我感到华人教会好像因为这个事情, 好像分成两个阵营。我看见好多华人信徒好像因为这件事情, 好像彼此划清界限。我的心真的十分的难过。其实无论远志明跟柴玲的事结果是如何,今天教会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祷告啊。我们需要为华人教会建立一个祷告的城墙,来抵挡仇敌的工作。这就好像当年的尼希米一样的,那时耶路撒冷城墙破损,以致仇敌就进来攻击,神的百姓受到凌辱,他没有在那里指责谁是破口,他乃是说, “来吧, 让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今天我们同样也是这样。事实在二十来年前没有信主前发生的事也不是我们旁人也能断觉的。有些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了。今天教会需要重新回转到神面前祷告。不要叫容许这些事情让教会更是四分五裂。我们要呼召说来吧, 让我们来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阿门。

 

要怎么样来祷告哪?第一个要持续地祷告,我相信我们都明白祷告的重要。而且我们也都很愿意来祷告。但我告诉你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持续的祷告。否则就像尼希米记一样的,他们在建造城墙的时候,建造了一半仇敌的工作就不断地涌上来了,所以我们就看到尼希米的4章10节,犹太人才这样说吗,“搬运的人气力已经衰败了”为什麽力量会衰败了? 因为仇敌的攻击太多了, 教我们灰心唉, 以致于无法做下去。弟兄姐妹今天你也要知道同样的事情,一方面你要知道祷告是很重要的,但我告诉你, 另一间更重要的事情是要持续祷告下去。你知道多少时候我看到神给我们的应许无法实现, 多少时候神给教会的异象, 梦想无法成真,多少时候神给教会的Prophecy 也无法成就,为什麽?有时候我们常常责怪神为什麽成就? 其实常常不是神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问题。多少时候因为仇敌的重重攻击当中,我们灰心了喔。我们没有持续的祷告,我们没有持续持守神给我们的托付。

 

今年一月我刚从意大利回来,1月1号我就赶到一个分堂去。为什麽? 要处理紧急情况。什麽紧急情况?就是因为仇敌接二连三的攻击,牧者就灰心了。当我去到教会, 她(他)已经离开了。同工也灰心了。有的要辞职了,有的要休息了, 有的已经离开教会了。整个教会不知何去何从。本来是很有Potential 的教会,本来充满梦想的教会,本来充满动力的教会,现在却变为荒凉。

 

弟兄姐妹我告诉你们, 仇敌越是厉害的攻击我们,越是我们要持续祷告的时候了。千万不要因为仇敌厉害的攻击你就灰心了。千万不要上仇敌的当,以致我们无法完成神来给我们的托付。阿门?

 

越是仇敌厉害的攻击,越是祷告。阿门? 在你生命当中也是一样。我告诉你多少时候, 仇敌的攻击是你意想不到的。多少时候你面对这样的攻击你不知道如何去回应,有时候叫你灰心,好像你以为, 神你在哪里啊?很多时候我们灰心我们失望,那我告诉你, 越是仇敌厉害攻击的时候,是你要持续祷告下去的时候,不可以灰心。我再次说祷告是很重要的。但持续祷告更加重要。因为仇敌一定会攻击我们。阿门?

 

第二个, 要一边工作, 一边祷告。我们看已希米给我们这样的祷告。第4章17节,“17 那些建造城墙,搬运重物的,都是一只手作工,一只手紧握兵器。”什麽是兵器哪?祷告就是我们属灵的兵器。 哥林多后书第10章第4节,这里讲到“4 因為我們爭戰所用的兵器不是屬肉體的,而是有屬神的能力,可以拆毀堡壘——拆毀各樣的心思,”换句话说, 祷告就是我们属灵的兵器。今天无论我们做什麽,无论我们生活或者是服侍,我们都要警醒啊。因为仇敌遍地寻找个吞吃的人嘛。你知道我真的感觉到神这次容许这些事情发生,也是给我们很好的提醒。有时候我们在神的恩典里面太久了, 一切都还顺利,都被蒙恩,我们都已经很松懈了。忽然而来的惊恐, 什麽会事情啊?神还是提醒我们。很多时候我们忽视了属灵争战的真实性。 神再一次的提醒我们。在生活中, 在一个领域里,一边工作, 一边服侍,让我们一边要来祷告。我们才不容易落入仇敌的圈套当中。才不容易在仇敌的攻击当中灰心丧胆。阿门?神再次提醒我们,无论我们做什麽,在生活当中,在每一个的领域里面,让我们一边的工作, 一边的来祷告。

 

第三, 我们要彼此扶持啦。一定要彼此扶持。尼希米第4章第19节,“19 我对贵族、官长和其余的人民说:‘这工程浩大,范围广阔;我们在城墙上彼此相隔很远。 20 所以你们无论在甚么地方,一听见号角声,就要集合到我们那里来。我们的 神必为我们争战。’”当我们在这里面对仇敌的攻击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说,啊还好, 不在我这边啊, 是在他们那边啊.所以我们就常常袖手旁观.我们一定要学会在主里面的彼此扶持。仇敌从一方面来攻击, 其实就是对我们整体的攻击。 我们就需要一同起来, 彼此地支援, 彼此的扶持, 一同来争战. 我们看见神容许这些事情发生,再次提醒我们,要起来一同争战.千万不要以为与我无关. 我们需要明白, 我们在基督里, 我们同属一直军队.我们要一同起来为主争战. 阿门? 当我们起来为主争战的时候,这里的应许是什麽哪? 神必为我们争战.哈里路亚.

 

弟兄姐妹, 2015年一开始就看见是充满争战的一年.也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啊.当我要说, 越是仇敌攻击厉害的时刻, 也是我们越多可以经历神的时刻,是我们更要起来祷告的时刻,是我们可以更多领受神恩典的时刻。阿门?

 

让我们心中不要害怕。因为上帝与我们同在。阿门? 在我们个人生命当中也是这样。我不知道我们在生活当中经历的困境是什麽。让我们在今年紧紧地抓住神。神在今年年初就提醒我们祷告。我们就要持续来祷告。不但为你自己来祷告,也为我们教会来祷告。我们要为整个华人教会来祷告。你们知道这些年来我为华人教会的四分五裂心中常常难过。好不容易我看到这些日子好像有一点突破了,忽然间这些事情又发生了。好像教会又被撕裂。但是越是这样, 我们越是要持续地祷告。不要灰心。为华人教会祷告, 华人教会不能再这样的软弱下去。华人教会要为主兴起。上帝必要为我们争战。阿门?永远不要灰心。 哈里路亚。我们的上帝仍然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永远还有答案。

 

我们在这里要纪念到远志明牧师要纪念到柴玲姐妹。我们也相信神要在他们生命中掌权。我们看到这两个家庭都有很多的伤害。只有上帝能来医治他们。阿门?

 

让我们不要来做一个决断, 断觉谁对谁错的人, 我们相信只有上帝才能化解这一切。教会需要为此来祷告。因为我相信不只这两个人的这件事情,是整个华人教会。我们的眼光要更远大一点。要看见上帝的心意是什麽。也让我们在这里与神一同来配搭,为神兴起来争战。上帝必为我们争战。哈里路亚。阿门。

 

你相信神会为你争战吗? 阿门?你相信神会为整个教会来争战吗?阿门?让我们今天就化一点时间向主呼求,让我们来祷告: “亲爱的主, 让我们再次来到您的面前来仰望您,我们好像看见忽然间这样一个争战临到,不但是远牧师跟柴玲之间,也是华人教会之间。好像我们教会被牵扯进去,但是我们眼目不是看这些事情,我们眼目看您自己,你坐在宝座上,你知道答案在哪里。主我们在这里, 不是在pointing the finger, 不是在指责,让我们一同同心来祷告。让我们能够体贴你的心意,让我们真的在这里为华人教会来祈求, 求神的恩典临到, 让我们不再上仇敌的诡计,不再让他分化你的教会, 不再让他分化你的百姓。让我们想尼希米一样, 让我们起来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吧,让你的百姓不再受凌辱。我们再次求你在我们中间掌权。在整个事情上掌权。 感谢祷告奉耶稣得胜的名求, 阿门!

 






More News

Image: boiseweekly.com

 

Time to End Gendercide in China and in America

 

by Chai Ling and Stacey Kao...

November 15, 2010

 

There are many methods of contraception, so why did Hong Zhenzhen have to be sterilized?  In order to ensure the implementation of China’s One-Child Policy, many local family planning laws require women who have had a second child to be sterilized. If refused, the second child is denied citizenship, which in effect forces many women to be sterilized.  Hong Zhenzhen is just one of the millions of women who are forced to be sterilized.

 

Hong Zhenzhen lives in a village off of Rui’an city, Zhejiang province. On September 5, 2006...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

柴玲致教会关于远志明系列强暴案的第5封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