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endix 3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Part 3

附录III:从2015年3月6日到2015年3月16日,徐志秋选择不听教会牧者的记录:

 

2015年 3月 6日,柴遠調查委員會 给我们的电邮

 

徐志秋牧師、周愛玲牧師,柴玲姐妹平安!

 

我們誠心地盼望徐牧師、周牧師對以下所提出前面三點作出回應。

 

請柴玲姐妹根據徐牧師、周牧師的回應,再對以下的第四點回應。

 

1. 柴玲姐妹在公開信中曾經提到兩位牧師“‘協調會的記錄’事先沒有發給我這個當事人過目,就徑直發布了,並聲稱這是‘最后版本’”。

 

請問兩位牧師,柴玲所說的是否屬實?

 

2. 如果柴玲姐妹所說的不屬實,請兩位牧師出具事先發給當事人“協調會記錄”的證明 (可以是之前發給當事人的電子郵件、傳真或掛號信函等),以正視聽。

 

3. 如果兩位牧師無法出具證明,這將證實柴玲姐妹所說的乃屬事實。在此情況下,我們敦請兩位牧者以負責任的態度,為自己所造成的損害,包括造成大眾視聽的混亂,以及對柴玲姐妹的傷害等,以公開的方式向公眾認錯、更正自己的錯誤,並向柴玲姐妹道歉。

 

4.如果兩位牧者出具了證明,這將證實柴玲姐妹所說的不屬實,在此情況下,我們同樣敦請柴玲姐妹以負責任的態度,為自己所造成的損害,包括造成大眾視聽的混亂,以及對兩位牧者的傷害等,以公開的方式向公眾認錯、更正自己的錯誤,並向兩位牧者道歉。

 

柴遠調查委員會 敬致

 

2015年3月13日,我给调查其委员会提供证据的电邮

 

牧师们,

这是我收到的徐志秋和周爱玲的备忘录。 那天早上, 我已在网上看到他们的文章了。 他们在发表之前, 没有给我看和同意。

希望这可以解答您们调查的问题。

柴玲

 

2015年3月14日, 我再次询问调查委员会的电邮:

 

牧师们,

希望您们给我们一个结论。谢谢您们。

柴玲

 

2015年3月16日,柴遠調查委員會回复我的电邮

 

柴玲姐妹:

回覆您的提问。基於“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的聖經原則,調查委員會認為敦請徐志秋和周愛玲牧師回答調查委員會的提問並出具證明並不複雜。

徐志秋牧師,周愛玲牧師截至今日為止,針對調查委員會的提問並沒有配合,也沒有出具證明。

 

调查委员

 

2015年3月 16日

柴玲写给CCpastors

Copy 徐志秋 周爱玲

谢谢牧师们,

徐志秋先生出尔反而,先是要我跟他一起服从您们牧师们, 现在牧师们开始调查了, 他又不服从了。

如果徐志秋先生和周爱玲女士不听从18位牧师的调查的话, 那我就只好按照马太福音18:15-17的第三步告诉整个教会了。

 

柴玲

 
 






More News

Image: Feng Jianmei shares with a reporter from Dragon TV about her long recovery from a forced abortion last June.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the months following a horrific forced abortion last June, Feng Jianmei sat down with a reporter to share about her journey of recovery.
 

It's been a tough road.
 

On June 2nd, 2012, Chinese officials ambushed Feng. They beat her, blindfolded her, and took her to a clinic where they injected her womb with a chemical solution that terminated her late term pregnancy. She...

附录II。 我与周爱玲按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沟通没有得到回应。

Jan 28th , 2015, 给周爱玲的电邮

...
(Image: China Daily)

 

Today, the Chinese author Mo Yan won the Nobel Prize for Literature. Mo Yan, who said he was “overjoyed and scared” at winning the prize, is an outspoken critic of the One-Child Policy.

 

Mr. Mo’s Nobel biography notes that his most recent work, Wa, highlights the harsh reality of the coercive family planning in China. It tells the story of a rural gynecologist who delivers babies and also performs abortions in her role as an enforcer of the One-Child Polic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