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endix 1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Part 4

附录我给举目联络, 他们拒绝发表我的文章的记录

 


 

2015-01-22 22:46 GMT-08:00 Chai Ling <>:

编辑您好,

上周您们发表了徐志秋先生关于我的文章。这是我对他的文章的回应。 请您也发表,为了平衡,希望您们也能连续登三天。

 谢谢您们。

 耶稣祝福您们

 柴玲

 


 

2015-01-23 0:31 GMT-08:00 Agnes Tan <>:

 Dear 柴玲,

 謝謝您寫信來。

 我今天不太舒服,匆匆看您的來信,或許有疏漏,但先注意到第三點有誤會。在周的原稿內並沒有“但我們提醒YZM” 這句,而是雲牧師的話,但當時改稿的時候(不是我),為了斷句,誤植進去。過了約兩天,周牧師才發現,打電話給我,我查看原稿、確認後才修改。附件是我從facebook  上撤下來的最終稿。

 至於是否能發表您的這封信,我需要與機構主管商量,請給我們一點時間。(週五有一天的會議,之後又是週末,幾位主管,還有我,都要外出服事,未必能找到時間開會決定)

 去年年底,我在個人的facebook 上轉了你的第一封信。當時轉發率很高,勝過《舉目》的其他任何文章。由於機構認為雖然是在我個人的facebook 上轉載,也等於是代表OC, 因此同意在 《舉目》上轉徐周兩位牧師的文章,並加上你信件的鏈接...... 但因為事情發生太快,大家沒有經驗,所以內部尚未有充分溝通,感到措手不及......

 請您為這件事禱告,希望你的心能得到安慰,也希望不會在枝節處,橫生更多誤會,讓仇敵笑話。

--

In Him,

    Agnes Tan   敬上

举目执编/代理主編 Managing Editor/Acting Chief Editor, Behold
海外校园 Overseas Campus Ministries, Inc.

 

 


 

2015-01-23 0:32 GMT-08:00 Agnes Tan <>:

忘了附件

 

From: Agnes Tan [mailto:]
Sent: Friday, January 23, 2015 4:09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對不起,太累了。忘了說明,您的第一封信是登在facebook 上,12/27-12/30 一共4天,後來,謝文杰也開始參與發言,並跟另一位朋友起爭執,我覺得不好,就撤了。我不介意各抒己見,但拒絕打筆仗。

--

In Him,

    Agnes Tan   敬上

举目执编/代理主編 Managing Editor/Acting Chief Editor, Behold
海外校园 Overseas Campus Ministries, Inc.

 


 

From: Chai Ling
Sent: Friday, January 23, 2015 8:56 AM
To: 'Agnes Tan'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Dear Agnes

谢谢您给我的这些背景。 对我更有帮助和安慰。

我跟您一样, 我也不同意打笔仗。即使徐和周对我实行了“突然袭击”, 他们没有给我看, 同意, 纠正就发表了一些会议内容,我还是按马太福音18:15-17 跟他们先私下沟通。要他们纠正错误。

周至今没回应;

徐对我私下抱歉, 当觉得公开纠正没必要。我没有办法。

公众不能被误导。这对我和对其他的受害者也不公平。

请在祷告中决定。

为您祷告。 耶稣给您力量。

 

柴玲

 


 

On Friday, January 23, 8:40am 2015, Z Xu <> wrote:

柴玲姐妹:

由于您写的文字与我和周牧师相关,海外校园让我过目。我已经把您的文字转给我的私人律师,从法律角度征求意见。

请耐心等待一、两天。我得到律师意见后马上告诉您。

谢谢!

 

Zhiqiu Xu,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ology and Chinese Studies

 


 

2015-01-23 10:11 GMT-08:00 Chai Ling <>:

Dear Agnes,

 谢谢您的指正。我回头看了他们在网上发出后, 又给我的最后版本。 您说的是对的。 我对第三点已做了修改。 希望您们发出去。

 希望您们相信我。 我是一个受害者。 我不说假话。 如果我的文章有错误,我会立即纠正并公开道歉。耶稣已经拿去了我的耻辱。我有错就改。神教导我们: “9 凡是从 神生的,就不(继续)犯罪,” (1 John 3:9) 我们做基督徒的, 也经常犯罪。 因为我们是在被更新的过程中。 但是罪被指出后还继续犯罪,是绝对不应该的!“因为 神的生命(“ 神的生命”原文作“种子”)在他里面;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从 神生的。”

 我收到徐志秋今天早上的电邮。 很吃惊。我给跟举目投稿,我没有授权举目不给我发表就给徐和周看的。举目没有给我一个受害者看任何徐, 周对我的不实的指控就发表了几天。媒体有责任给被指控的当事人一个澄清的机会的。这样才平衡啊!您说哪?

 上周末, 即使在痛苦和外界急切要求回应澄清的压力下, 我也化时间按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跟他们个人沟通, 要求他们纠正因事实不对的错误, 周不回应,徐私下道歉, 但不肯公开纠正。这样是对公众, 对我和家人, 尤其是对其他的受害者想站出来说话的, 公正吗?。如果您需要我跟他们电邮沟通的记录, 我会给您。我说的是真的!

 如果举目因为您个人在Facebook上发了我的第一封信就不再给我机会发表对徐周的回应, 那是不对的。我的第一封信是要由远志明亲自来回应的。 别人是不可以代替的。除非是远志明授权公认的代表他的发言人讲话。 徐的文章中说, 他没有经过远的同意。 所以徐周的文章发表后是是需要给我一个机会澄清的。要不然的话, 举目觉得这样做公平吗?。

 耶稣要我们在爱心中说诚实话!神说, 我们会找到真相, 举目愿意帮助我们找到真相吗?

 至于 徐的“律师意见“的威胁, 希望他从律师那里知道,说真话和新闻自由是永远的防御!希望他的律师也会告诉他,他没有剥夺别人言论自由的权利!

 I have been telling the truth! I have nothing to hide! I have been wronged again by Xu and Zhou in this process. Pls give me a chance to tell the truth!

 Humbly and sincerely,

 柴玲

 


 

From: Agnes Tan [mailto:]

Sent: Friday, January 23, 2015 1:32 PM
To: Chai Ling; Rev. z xu徐志秋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Dear 柴玲,

謝謝來信。

關於您的第三封信。昨晚我已經從另一位朋友那裡收到您這封信的Email了。所以我想,您這封信已經廣發出去了,同時也投稿《舉目》。同樣的,當時我轉發您的第一封信,也未曾聯絡遠牧師。

 此信我也cc 徐牧師。希望大家不要因此擴大誤會。謝謝。

--

In Him,

    Agnes Tan   敬上

举目执编/代理主編 Managing Editor/Acting Chief Editor, Behold
海外校园 Overseas Campus Ministries, Inc.

 


 

From: Chai Ling

Sent: Friday, January 23, 2015 2:08 PM
To: 'Agnes Tan'; Rev. z xu徐志秋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Dear Agnes,

谢谢您的回信!徐志秋先生的文章也是在别处发表同时给举目的。下面是他们网上发表后才寄给我的。对于文章, 任何人有权发表。 但是作为会议记录, 不经当事人过目, 校正,同意就发表, 是不对的。

如果这个会议是法律程序,律师不经当事人签名就把文件抛出去, 是会被法官制裁甚至取消掉律师执照的, 文件的信息也是完全不被采用的。作为牧师, 这样不经当事人的同意,许可, 校正把这样痛苦的事情公布出来,是完全破坏牧师跟信徒之间的神圣的信任的。这些话, 出于恩典, 我都在回应中没有说。

请公平处理!允许发表我的回应!我的回应不是会议记录。是我对已经公开的文件的指正!徐, 周没有先发表错误的信息,以突然袭击的方式, 被私下指正后拒绝跟公众纠正, 现在又试图再剥夺我澄清歪曲的事实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请举目以公义的方式来对待我!对待每一个人!

谢谢您!

柴玲

Ps. “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

徐志秋 博士(哥伦比亚国际大学神学院副教授 )

 【编者注】:此文首发于徐志秋牧师参与的私密微信群。在同时,徐牧师亦传给《举目》,授权发布。此文作了简单的编辑,并经过徐牧师、周牧師的过目。”

 


 

From: Chai Ling

Sent: Saturday, January 24, 2015 1:38 PM
To: 'Agnes Tan'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Good morning Agnes,

 今早在祷告中, 受感动要再你”follow up” 这件事。 希望举目登我的回应。

 有姐妹牧者等在台湾看到你们发表的徐周未经我校正的会议记录 又看到我的回应。 建议我跟举目联络来要有您们来等我的回应来平衡混乱。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在联络。

 “至於是否能發表您的這封信,我需要與機構主管商量,請給我們一點時間。(週五有一天的會議,之後又是週末,幾位主管,還有我,都要外出服事,未必能找到時間開會決定)”

 请把您们的决定告诉我。

 谢谢,

 柴玲

 


 

2015-01-26 18:06 GMT-08:00 Chai Ling <>:

Agnes,

平安。

至於是否能發表您的這封信,我需要與機構主管商量,請給我們一點時間。(週五有一天的會議,之後又是週末,幾位主管,還有我,都要外出服事,未必能找到時間開會決定)”

有决定了吗?请告诉我。

谢谢,

柴玲

 


 

Agnes Tan <>

Tue 2/3/2015 7:28 PM

Re: 柴玲投稿

 

Dear Ling,

 

謝謝來信詢問。

 

今天主管讓我回覆您:關於您的這篇文章,由於目前許多網頁都已經刊登,網上的散佈已經很廣了,周圍凡關心此事者都已讀過您的回覆。所以我們將不再考慮發布。再次十分感謝您對我們的看重。

 


 

From: Chai Ling
Sent: Tuesday, February 03, 2015 10:15 PM
To: 'Agnes Tan'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Dear Agnes,

 

谢谢您的回信。

 

您们主管的决定让我很失望。 这样做是不对的。只发表一面之词, 不是一个公正的新闻网站的做法, 更不应该是一个基督网站的做法。别的网站的发表, 是别的网站的决定。不能代替您们的决定。您们的网站是我最先投稿的。 您们不但不发表, 反而寄给徐志秋看, 让他来用律师之类的话来威胁我不发。 您们做的, 是基督会做的吗?

 

徐志秋牧师和周爱玲牧师的做法已经犯了两条法律: 受害者的隐私权法案和牧师跟信徒之间的隐私权的法律。您们帮助他们发表, 在一定程度上也犯了法。尤其是您们现在还要再进一步地不允许一个被侵犯的信徒澄清的权利, 那就实在太不对了。请您们主管看看下面的经文,不管您们这样决定的原因是什麽,请您们祷告一下,您们 值得在主面前犯罪吗?请三思。

 

雅各书 2:1-13Chinese New Version (Simplified) (CNVS)

 

不可重富轻贫

 

2 我的弟兄们,你们既然对我们荣耀的主耶稣基督有信心,就不应该凭外貌待人。 2 如果有一个手戴金戒指、身穿华丽衣服的人,进入你们的会堂;又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穷人,也进去了。 3 你们就看重那穿华丽衣服的人,说:“请坐在这好位上。”又对那个穷人说:“你站在那里。”或说:“坐在我的脚凳下边。” 4 这不是你们对人有歧视,成了心怀恶意的审判官吗? 5 我亲爱的弟兄们,请听: 神不是拣选了在世上被认为贫穷的人吗?这些人却在信心上富足,而且是承受 神的国的人。这国是 神应许赐给爱他的人的。 6 然而你们却侮辱穷人。其实,那些欺压你们,拉你们上法庭的,不就是富足的人吗? 7 难道不是他们亵渎那召你们的尊名吗?(或译:“难道不是他们毁谤你们蒙召的美名吗?”) 8 你们若照着圣经所说“要爱人如己”这话,去完成这至尊的律法,你们就作对了。 9 如果你们凭外貌待人,就是犯罪,律法就要裁定你们是犯法的。 10 因为凡是遵守全部律法的,只要在一条上失足,就违犯所有的了。 11 就像那说“不可奸淫”的,也说“不可杀人”;你纵然不奸淫,却杀人,还是犯法的。 12 你们既然按着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审判,就应照着这律法说话行事。 13 因为对不行怜悯的人,审判他们的时候就没有怜悯;怜悯胜过审判。

 

柴玲

 


 

From: smile27ht@gmail.com; on behalf of; OC投稿信箱 <editorial@oc.org>

Thu 2/5/2015 9:36 PM

To: Chai Ling < >; OC投稿信箱 < >

退稿信

 

亲爱的柴玲:主内平安

 

您的作品《第三封信最后版本》已于2015年1月23日收到。非常感谢您如此真诚地表达观点与感想,积极地探索真理。您在执笔过程中所付出的辛劳,已成为馨香之祭,蒙上帝悦纳。然而,每次通盘审阅之后,我们都不得不割舍许多佳作。很抱歉这次我们杂志不能刊用您的作品。

 

敬请关注《OC海外校园》杂志网站(http://ocm.oc.orghttp://ocimx.com)及《举目》官网 (http://behold.oc.org)中“关于我们”,可以帮助您更了解我们杂志的异象、风格,以及栏目。

 

亦欢迎将《海外校园》和“OC新媒体”介绍给你认识的慕道朋友;将《举目》介绍给基督徒弟兄姐妹。

 

再次感谢您的支持和爱护。盼望您与我们保持联系。敬颂笔安《海外校园》杂志“OC新媒体”《举目》杂志编辑部  敬上

 


 

From: Chai Ling
Sent: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15 3:18 PM
To: 'Agnes Tan'
Subject: RE: 柴玲投稿

Dear Agnes

最近18位牧师在网上发表他们独立调查的报告, 您跟您们的主管一定看到过。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再次, 我正式要求您们主管对不肯登我的信来澄清事实而造成的对我名誉伤害, 和对教会的混乱做出公开的和正式的道歉!

 我给您们24小时做答复。这是马太福音18:15-17 的第一步。

谢谢,

柴玲

 


 

2015-03-05 15:43 GMT-08:00 Chai Ling <>:

CC: CCpastors

March 5th, 2015

Dear Agnes,

我在2015年2月25 日的要求道歉没有得到回音。希望您们主管为您们做的不对的地方给我公开道歉, 来挽回您们的一系列行为对我对教会造成的极大的混乱和伤害。这些行为包括

 

        发表徐周的非法不实信件,

        不发我的回应信,

        又把我的信私自给徐志秋, 导致他威胁我, 试图威胁我到不敢发表信件来澄清混乱。

 

我给您24小时做答复。这是马太福音18:15-17 第二步。 我请18位牧者给我做证人。

 

柴玲

 


 

From: Anges Tan

CC: CCPastors

Dear Ling,

謝謝來信。非常抱歉,目前機構幾位主管,人都各自在不同的城市與國家服事,我也是才從外州回來,正在照顧年邁、病弱的父母。如同對您上封電郵的回覆,要等主管都回來之後,才可開會,決定如何處理您的來信。

願上帝與您同在!

In Him,

    Agnes Tan   敬上

举目执编/代理主編 Managing Editor/Acting Chief Editor, Behold
海外校园 Overseas Campus Ministries, Inc.

 


 

Joanna Su <>

Mon 3/9/2015 3:20 PM

CC: Agnes <>

柴姐妹:主内平安!

 谢谢您先后两次来信(2/25及3/5)。

 您当初的投稿(您在subject处注明是“柴玲投稿”),我们是按长久以来,杂志一般正常的审稿程序,经众编辑审稿后作的决定—退稿,整个程序并无不妥之处。

 您提及《举目》脸书刊登了徐的“非法不实信件”,倘若徐文正式被确定为“非法”和“不实”,我们就会考虑该如何处理。      

                   敬颂

 以马内利

 

《举目》杂志主编

​         ​

 蘇鄭期英  敬上


海外校園機構Overseas Campus Ministries, Inc.
 


 

To: Joanna Su <>

CC: Agnes <>

Mon 3/9/2015 4:33 PM

 

蘇鄭期英姐妹,

 

您好。 谢谢您的回信。您的说法是不对的。举目发表了徐周对我不实的会议记录,并发表了三天, 对我和家人引起很大的伤害。 举目作为一个媒体, 应该给我同样的机会来刊登我的回应信。您们不但选择不登, 并把我的信转给徐志秋, 使徐志秋来恫吓我不发我的信, 这是不对的。

 

您的回应, 不但不承认您们不发表我的信决定的不对, 还坚持您们的错误, 这就更不对了。

 

我在基督中饶恕您们的过失, 也求耶稣祝福您们。 但是您们这样的不公正, 是不对的。

 

柴玲







More News

附录III:从2015年3月6日到2015年3月16日,周爱玲选择不听教会牧者的记录:

 

...

“Jesus answered, ‘I am the way, and the truth, and the life!’”


Chai Ling’s fourth letter to the Church regarding Yuan Zhi Ming
January 27, 2015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Elders, and Pastors in Christ,

May God’s peace be with...

Four years ago, Zhang Wen Fang awoke from an involuntary surgery to find her baby gone—and her uterus removed.

 

Hong Hu City, Hubei, China—Last week a woman stepped forward to share about her traumatic forced abortion, inspired by the response to Feng Jianmei’s story. Zhang Wenfang, 43, told Chai Ling of All Girls Allowed that she lost both her baby and her livelihood when officials forced her into a hospital for surgery four years ago.

 

On May 23rd, 2008, when Zhang was nine months pregnant, at least ele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