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endix 1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Part 3

附录I: 从2015年1月12日到2015年1月23日我跟徐志秋关于他发表的公开信的不实之处,及我发表我的第三份信前后的交流

 


 

From: Z Xu [mailto:zhiqiuxu@gmail.com]
Sent: Monday, January 12, 2015 11:52 PM
To: Chai Ling
Cc: Z Xu
Subject: 备忘录

 柴玲女士:

应您要求,6/23/2014会谈之后我向远志明牧师所在的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主席谢文杰弟兄汇报了会谈结果,报请该机构董事会参考备案。并要求董事会质询远志明,确保他如今不再对异性有任何类似的伤害,谢文杰表示,神州传播协会成立于1999年,而此事发生在1990年,董事会无法为机构成立之前的事公开道歉。他同时也表示,董事会将责成所有该机构成员,过得胜的基督徒生活,活出生命见证,荣神益人。

近期看到您在网上发出公开信,引起许多媒体的关注,也有许多弟兄姐妹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作为参与调解6/23/2014会谈的牧者,并知道一些内情的人,我感受到来自良知和圣灵的催迫,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为的是澄清事实,寻求公义,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

关于你和远志明二十多年前在普林斯顿发生的往事,旁人无从知晓,也不容外人置喙,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客观地陈述你们彼此见面、寻求和解的事实,并在事实的基础上作出我个人的一些分析判断。如您所言,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末了在上帝那里,一切都是赤露敞开的,“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了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

我们愿意和您站在一起,看到远志明牧师在事实和真相的基础上剖析自己、为过去的错失认罪悔改,也向因他受亏损的当事人真诚道歉。

我们也愿意与您站在一起,见证神在远志明个人生命和婚姻家庭中的救赎大能。信主之后的远志明与信主之前的远志明、二十多年前的远志明和二十多年后的远志明,已经不是同一个远志明。许多认识他的人都可以觉察出他悔改后所结出的生命果实。我们应当为此献上感恩。

教会中的许多弟兄姐妹都在为您祷告,求主医治您心灵的创伤,使您经历基督里的饶恕、医治与接纳,可以更好地从事救助女童的公益事业;同时也使您成为饶恕别人的人,主已经赦免了我们许多的罪债,我们也应该饶恕那些曾经得罪过我们的人。

附件中有我写的一篇文字,目的是为了客观地呈现6/23会谈的一些细节。这是我几经犹豫才决定写下的文字。我写此文,并未与远志明商量,也并不代表他本人的观点。此文立场纯粹是从一个旁观者、仲裁者的角度,尽量客观地陈述事实,并在此基础上作些分析与评论。

愿主恩典之光照亮我们,因为其光线有医治之能!


徐志秋 PhD

 


 

From: Z Xu [mailto:zhiqiuxu@gmail.com]
Sent: Tue 1/13/2015 10:20 PM

To: Chai Ling
Cc: 周爱玲
Subject: 备忘录

柴玲女士:

平安!


请原谅我再次打搅您。

附件中有两份备忘录,是周爱玲牧师和我经过彼此核实、相互校改后写成的,力图尽量保持去年六月份会谈的原貌,然后在事实基础上给出我们个人的一些分析判断。

这是最后的版本。以前版本若与此有出入,都以这一版为准。

我们作为牧者,本着对当事人负责的态度,实事求是,敦促有过错的一方道歉,也希望受到伤害的一方接受道歉、进而饶恕、和解。

上帝让这件事情发生,并进展到今天的地步,一定有祂的美意。让我们无惧事实的真相,把自己真实的生命改变呈现在世人面前,让世人看到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作为。唯有祂是医治者、救赎主,祂也是审判我们的主。

愿主安慰你,医治你!

惟愿神的国被建造、神的名得荣耀!


Zhiqiu Xu, PhD

 


 

2015-01-18 21:20 GMT-05:00 Chai Ling <chailing@allgirlsallowed.org>:

徐先生,

您好。谢谢你把稿子发来。写了很长, 辛苦了。但是,允许我在爱心中说诚实话。您的文章和方式给我和家人都造成了很大伤害。

 ·       您有心来“澄清事实,寻求公义,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 是很好的。希望更多的基督徒像您一样有这样寻去事实,公义,真相的心。

 · 但是不是方式也要像耶稣教导的一样。马太福音18:15-17 可不可以在这里使用一下?为什麽不把您要说的给我看一下,哪怕给我24小时的时间来校对,以求的我们之间先澄清事实,那样即使我们之间的结论不同,您再发出去,就不至于因事实错误造成更大的混乱, 更能达到您要做的目的?下面是几个例子:

         o   叫错您的名字。实在抱歉。但是您为什麽不问我一下是怎么回事, 就断定我的记忆有误?

o   “应您要求,6/23/2014会谈之后我向远志明牧师所在的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主席谢文杰弟兄汇报了会谈结果,报请该机构董事会参考备案。并要求董事会质询远志明,确保他如今不再对异性有任何类似的伤害,谢文杰表示,神州传播协会成立于1999年,而此事发生在1990年,董事会无法为机构成立之前的事公开道歉。他同时也表示,董事会将责成所有该机构成员,过得胜的基督徒生活,活出生命见证,荣神益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您是什麽时间跟谢文杰兄弟报告的?您的话代表他当时的意见吗? 这代表我当时的意见吗? 我从来没要神州董事会公开道歉。为什麽没有把这样的反馈及时地告诉给我?

o   您在发这篇文章之前,神州的董事会看过吗? 知道吗? 知道内容吗? 他们现在的意见是什麽哪?

         o   我在2014年7月13日写得备忘录您看到了吗? 我要求他们转给你的。

·       您对远志明的版本的转述, 对我有很大的伤害。连远志明都没证实的故事, 您因为什麽原因觉得可以发给公众?

·       你说: “我们也愿意与您站在一起,见证神在远志明个人生命和婚姻家庭中的救赎大能。信主之后的远志明与信主之前的远志明、二十多年前的远志明和二十多年后的远志明,已经不是同一个远志明。”从您自己的文章里您说, 您是在97年认识远志明的。那时他已信主了。您从没有见过信主前的远志明,怎么能说他“已经不是同一个远志明”?

·       “主已经赦免了我们许多的罪债,我们也应该饶恕那些曾经得罪过我们的人。”我完全同意。但是请问,饶恕跟公义,和解,是什麽关系?我们饶恕了杀人犯后,要不要报警, 使杀人犯不再伤害其他人?

 

·       “再揪住他二十多年前的过错不放。。。”您认为,他的过错是什麽?他承认了这个过错吗?您当时不是说, “没有真相怎么和解?现在两个版本距离这麽远?”您不记得了吗?

等待着您及时的回答。

柴玲

 


 

On Jan 19, 2015, at 5:34 PM, "Z Xu" <zhiqiuxu@gmail.com> wrote:

主内柴玲姐妹:

谢谢您的回复。也谢谢您在爱心中说诚实话。为我的文章和回应方式给您和家人造成的伤害,深表歉意。

请相信我和周牧师的诚意,我们只是为了信息平衡,让公众有整全的信息,帮助他们做出较为公允的判断。

您的两封公开信,已经牵涉到周爱玲牧师和我(尽管您记错了我的名字),让我们感到有公开回应的必要。事实上这种方式实在是我们不喜悦的,我在写这封回信的时候也顾虑重重,深怕将来这些文字又会出现在某个公共网站上。我在此向您正式提出要求,这是私人信件,请您不要发布在公共平台上。我已经把这些文件存档,并交由我的私人律师备案。未经允许公开私人信件,会涉及到一些法律责任。我想我已经清楚表述了我的意思,希望您尊重这个要求。

六月份调解会结束之后,我在数天之内即向神州董事会主席谢文杰通报了您的要求。希望董事责成远志明,确保他如今不再对异性有任何类似的伤害。谢文杰表示董事会要求所有机构成员过得胜的基督徒生活,不允许有此类事件的发生。但也表示无法为机构成立之前的事情负责。

由于当时我忙于搬家,没有写出书面文稿,也没有向您及时报备,在此表示歉意。但您当时提出的要求,我确实以电话形式传递给了神州董事会。相信董事会也已经做出相应处理。

这篇文章是我和周爱玲牧师一起准备的,作为调停牧师,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尽量复原当时的细节,力求给出对称、整全的信息,来平衡您两封公开信的内容。

我和周牧师仍然愿意站在您一方,倘若事件真如您所描述,肇事者接受教会惩戒、法律制裁,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在主张无罪推定的美国司法环境下,您作为指控一方负有举证责任。若您没有实质证据,就这么在公开网站上指责对方“强暴”,这是极不明智的做法,也让您自己陷入极为被动的境地。请您三思。

说实在的,你们两个版本差距如此之大,我们也只是依据常识及调解的细节作出自己的一些判断;虽然力求公允,但我们非常有限,若有偏颇之处,敬请谅解。

愿主医治你,赐你平安!

末肢:志秋


Zhiqiu Xu, PhD

 


 

2015-01-19 21:18 GMT-05:00 Chai Ling <chailing@allgirlsallowed.org>:

徐先生,

谢谢您对我个人和家庭的道歉。

公众已经被误导。您愿意为做的不对的地方公开纠正吗?

柴玲

 


 

From: Z Xu [mailto:zhiqiuxu@gmail.com]
Sent: Tuesday, January 20, 2015 9:34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备忘录

柴玲姐妹:

谢谢您的宽宏大度,接受我诚挚的道歉。

 

至于向公众回应,我认为没有必要,那不是我个人的风格。我上次之所以那样做,只是因为您已经把此事公之于众,我们别无选择,才选择公开应对;为此已经对您及家人造成误会,我实在不希望这类误会再次发生。事实上您的公开信也已经给一些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或许您自己并不知道。

我们上次公开的信息,并没有误导公众的意图,纯粹只是为了回应您的公开信,披露真相、平衡信息、中和您那两封公开信所带来的冲击。您的公开信未经允许,将人家的私生活公之于众,许多处指名道姓,对一些当事人造成二度伤害,他/她们有充足的理由诉诸法律,认为您对他/她们的声誉构成诽谤。倘若对薄公堂,您必须准备充足的证据自我辩护。这对于您自己及家人,也未必是一个上好的选择。

我一直坚持认为远志明应该在事实基础上向您道歉,而且他应该也是愿意这么做的,他从西岸飞到东岸,就是专程为了向您道歉。至于事实真相,你们两个各有版本,而且缺乏人证、物证,无从考证。基于无法举证的往事,您这样单方面散布大量隐私信息,把自己置于很不利的地位。有位律师仔细阅读您的公开信,发现不下四处构成诽谤的地方。现在是网络时代,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难收回,而且影响深远、责任重大。请您三思而后行。

基督的生命沉静而不喧哗,马太福音12章那里说:”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拣选、所亲爱、心里所喜悦的,我要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 这也应该是我们基督徒的生命样式。

我对您所有的心意,只是希望您得到医治,蒙主饶恕,也饶恕他人;如果您认为受到不公正待遇,我作为牧者非常愿意帮助您。只是我不希望我们之间任何的私人通信被散布道公共平台上。这是我一再向您申明的,请您尊重我的这个要求。唯有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有互信,继续保持沟通。

谢谢您的理解;愿主医治!

Zhiqiu Xu, PhD

 


 

2015-01-20 11:28 GMT-05:00 Chai Ling <chailing@allgirlsallowed.org>:

徐志秋先生,

 谢谢您的回信。

 “您的公开信未经允许,将人家的私生活公之于众,许多处指名道姓,对一些当事人造成二度伤害,他/她们有充足的理由诉诸法律,认为您对他/她们的声誉构成诽谤。” 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

 “有位律师仔细阅读您的公开信,发现不下四处构成诽谤的地方。” 您是否可以分享一下, 那四处?

 谢谢,

 柴玲

 


 

From: Z Xu [mailto:zhiqiuxu@gmail.com]
Sent: Tuesday, January 20, 2015 11:32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备忘录

 

柴玲姐妹:

 

这些都只是善意的提醒,具体细节,请您咨询自己的律师。

 

平安!

 

Zhiqiu Xu, PhD

 


 

From: Chai Ling
Sent: Tuesday, January 20, 2015 11:42 AM
To: 'Z Xu'
Subject: RE: 备忘录

 

徐志秋先生,

 

谢谢您的善意。 您说的“他/她们” 是哪几位? 请再解释一下。

 

柴玲

 

在2015年1月22日晚, 我跟徐志秋纠正他的信的不实之处, 希望他自己改正的努力无效后, 我终于把回应信寄给了《举目》杂志。 没想到, 第二天清早, 收到的是徐志秋的充满威胁的电邮:

On Friday, January 23, 2015, Z Xu <zhiqiuxu@gmail.com> wrote:

柴玲姐妹:

由于您写的文字与我和周牧师相关,海外校园让我过目。我已经把您的文字转给我的私人律师,从法律角度征求意见。

请耐心等待一、两天。我得到律师意见后马上告诉您。

谢谢!
Zhiqiu Xu,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ology and Chinese Studies

 


 

From: Z Xu [mailto:zhiqiuxu@gmail.com]
Sent: Friday, January 23, 2015 8:40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关于您的第三封信

柴玲姐妹:

此事在网上吵来吵去,不会有什么结果,最终伤害的是神的教会。

我们还是应该采取建设性的方法解决此事:

建议组建一个有公信力的群体,帮助您和远志明达成相互谅解。

这个公信力的群体包括您的牧师、律师,远志明按牧团的部分成员、远志明的律师等;

希望达成的结果:1)认定事实,并在事实基础上道歉、疗伤;2)给出最终的调解声明;3)在未来事工上彼此支持、合作。

最终目的是为了洁净教会、建造教会、荣耀主名。

这只是我的个人提议。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帮助您联络、促成此事。

期待您的回音。.

这是我的电话:XXXXXXXXX

 愿主的名得荣耀!

 志秋

 


 

2015-01-23 13:50 GMT-05:00 Chai Ling <>:

徐志秋先生,

您拒绝在公众面前纠正事实的错误,我不得不,也有责任给公众纠正。请不要继续试图剥夺我的言论自由。 像你在2014年6月24日在远志明的事件时一样, 你对我甚至不指名的公开一句我曾被强暴就高声地抨击我。说, “即使是真的也不允许公布”。我当时反驳你,说,”Are you saying, even this is the truth, as a victim I have no rights to talk about it in public? Where is my freedom of speech? Unbelievable!” (你是说,即使是真的, 我作为一个受害者也不可以说出来吗?。 那我的言论自由权利在那里哪?真不可思议!” 我说完, 就离开房间到楼下洗手间了。

再回到房间,你很好, 马上就道歉了。我也谢了你。

但是你现在又在继续你当时的错误!

希望你的律师会告诉你, “Truth, only truth, nothing but truth” will be our only defense! No matter where we are, in heaven or on earth!

 I have been telling the truth. It is those who have not been telling the truth should be worried!

If there is any factual mistake, pls let me know and I will correct them immediately.

 http://www.nvtongzhisheng.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Through this Godly process, you have failed me, and betrayed my trust as a pastor, as a legal educated Ph. D, as a witness, as a Christian brother, as a massager to Yuan’s board and back to me. I forgive you and have asked the Lord to bless you! But you have not acted in a way that demonstrated that you have truly repented and transformed. To subject me and my board to your further meddling would be foolishness and abusive!

 No more!

I look forward for the day that you are renewed through obeying Jesus’s teachings so we can truly be reconciled as brother and sister in Christ Jesus.

Ling

 


 

From Xu Zhiqiu

To Chai Ling

Fri 1/23/2015 2:29 PM

 说实在的,此事花去我太多的时间与精力,以至于我无法正常教学、写作。

我已经把关于此事的所有文件,交由律师处理。事实上我的律师已经接受处理此事,只是这一段身体不适,请允许一两天再回应。

只是目前网上已经四处出现你的这封信,这些版本都没有经过我本人和律师的回应或校改,特此声明。

今后所有的来往,还是通过律师为好。

谢谢理解。


Zhiqiu Xu,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ology and Chinese Studies

 
 






More News

IMAGE: Sky News

 

WEIFANG, Shandong -- Liu Xinwen and her husband Zhou Guoqiang were sleeping soundly in their home at 4am last Friday when Family Planning Officials kicked down their door, dragged Liu to the People's Hospital of Fangzi District, and forcibly aborted her six-month-old child.  Sky News, a UK-based global news outlet, reported the story with an in-depth TV interview with the couple, as well as a visit to the hospital where...

Open Letter Regarding Yuan Zhiming’s Resignation

All Girls Allowed Board---In Jesus’ name simply love her!

March 3, 2015

 

...

Image: Yi Fuxia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HONG KONGAccording to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fficials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have lifted a six-year ban on a book that exposes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One-Child Policy.

 

Yi Fuxian, a doctor and expert on the One-Child Policy, was only able to publish A Big Country in an Empty Nest in Hong Kong in 2007 because the book was banned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Last month, authorities lifted the mainland ban and cleared the way for 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