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endix 1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I:女童之2013年的行主任Brian Lee 彤牧电邮, 要求彤牧师调志明奸的指控。 彤牧。 柴玲在跟Brian联络后, 在最近收到他的原文。 并征得他的同意表。原文翻译如下:

发信人: Brian Lee

时间: 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上午11:53

收信人:刘彤牧师

主题:关于强奸指控的调查

 

亲爱的刘彤牧师,

 

在主耶稣基督里问候你。你应该还记得我们几周前见过面。我以前是哈佛大学的牧师,带过林书豪,现在在女童之声工作。谢谢你几周前在Santa Clara生命之河教会接待柴玲,我,以及另外两名同事。那个会议非常好。显然主你身上正在做奇妙的工作,也正在大大地使用你和生命河教会。他在这个世代兴起你在属他的教会中作他恩膏的领袖。谢谢你的带领,你为主而发的热心,在恩召中显出的忠心。

 

我想跟你谈一下关于柴玲指控远志明强奸她的事情。柴玲声称她被远志明强奸过,而据我所知,你是远志明的朋友,也是你按立了他,因此,某个程度上来说,他也在你的属灵权柄之下。

 

我想先跟你说明一下,不是柴玲要求我给你写信,是我自己做为一个主内弟兄主动写给你的,期待基督身体在这个黑暗世代中发光。希望你认真对待这封信,并作为主里相亲的同工为我写的内容代祷。我只是主的一个卑微仆人,因此我将这些写给你,不是出于自己的权柄,而是因为我相信这是出于神的权柄以及他的旨意。鉴于我并未亲历柴玲所述强奸事件的任何相关情节,我不便判断柴玲对远志明的强奸指控是真是假。所以我写信给你是为了完成一个尽责的调查程序,而不是为了肯定或否认这个指控。

我理解为什么很难针对柴玲关于远志明——一个老朋友——的强烈指控采取行动。你刚见过柴玲不久,她还是个比较新的信徒,而你认识远志明那么长时间,怎么能相信她所说的呢?为什么柴玲20多年后才站出来指控,不早一点公开这件事呢?这件事这么久了,现在就这么重要?最后,展开调查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不怕事情对教会的声誉有损,成为教会信徒的绊脚石吗,不怕事情只会徒增痛苦和伤害吗?这些都是值得一问的好问题。我将会一一作答,如果你有不同意见,欢迎进行讨论。

我想先从最后一个问题开始:如果调查出来是真的,难道不会带来更多伤害和痛苦吗,难道不会成为事工的阻碍吗?某种程度上,我理解这个担心。但是,同时,我相信当教会领袖对他们的缺点和软弱坦诚布公时,这实际上能够启迪会众,让他们更能理解神的恩典和圣洁。我想最好的例子莫过于犹大和彼得。他们都犯了重罪:犹大出卖了耶稣,彼得否认了耶稣。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两个罪比其它很多最都重,因为这两个罪都直接伤害了我们的主。马太、马可、路加、约翰有理由忽略这些缺点,至少有两个理由:

 

(1)这些缺点显出耶稣的判断力并不好,因为他选错了门徒;

 

(2)对教会不利,因为教会应该是建立在彼得这一磐石之上的。如果让大家知道教会的初期创始人是否认过基督的罪人,对教会有什么好处呢?后来,保罗又极为清楚地当面指责彼得,指出他将自己与外邦信徒隔离的罪。如果保罗说出来会打击会众,使之失去对门徒之首彼得的信心,那他为什么还是要说呢?

 

我认为,圣经中的这类例子明显表明早期使徒和福音使者并不担心将真相放在光中,相反,和约翰一样(约壹1),他们都认为任何事情都应放在光中,并且最终耶稣(世界之光)将会归正每件事。犹大和彼得的故事不但没有击垮教会或成为教会的绊脚石,而且还证明了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是不悔改而被定罪,要么是悔改而重新站立。耶稣并没有选错犹大和彼得;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作出错误选择的是犹大和彼得,但是最终彼得作出悔改的选择归向耶稣。同样的道理,如果该强奸指控是真的,你并不用怕事件显出你的判断力不好。我自己也是一个带领人,有人在我带领下工作,我也曾在聘用员工的事上有过判断出错的经历。但是有时是因为信息不全,误解,或是下属自己的欺骗,才会出错。如果指控是真的,主不会允许你被诽谤的。

 

其次,你可能会想问,为什么过了20多年当时人才站出来指控强奸,都这么多年了,旧事重提有什么好处?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一方面,请理解从统计的角度来说,通常强奸受害者会在多年后认为自己安全、不会再进一步受到更多攻击的时候才会站出来。因此,如果柴玲的确被远志明强奸过,她要这么多年过后才能面对这件事,我并不觉得奇怪。另外,柴玲分享她有很多往事都是首次去面对的,比如4次堕胎,被前夫丈夫虐待等。她在2011年10月所出的书中提到了这些经历。因此我认为可以理解,她接着开始面对下一个受伤的回忆。

 

但是现在重提这件事有什么好处呢?美国法律允许报案期是15年,过期之后不再起诉。为什么教会应该调查多年前的事?我认为有几个原因:

 

(1)像天主教的性丑闻一样,有必要调查所有的性侵指控,因为有可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2)圣经明确指出除非神的子民为他们的罪(如列王及民众所犯之罪,导致以色列和犹大被流放)悔改,否则神仍以他们为有罪;

(3)如果远志明确实犯了强奸的罪,那么他应该全然悔改,才能得救,不至于死(参看雅5:19-20);

(4)如果指控陈述属实,有必要确保远志明不再继续伤害其他妇女;

(5)调查指控可形成一种氛围,鼓励受害者站出来分享他们的伤痛,而不是将之隐藏。调查不需要认错或认罪,只是尽责程序的一步。想想天主教会性丑闻,多年来,天主教内高层领袖都不相信这些指控是真的。但是,现在隐藏的事,将来会在房顶宣扬(参看路12:3);通过调查而非其他方式来处理,对教会和当事人来说都是极佳的选择。圣经不是命令所有重罪指控都应经过调查吗?(参看申13:13-15;22:13-21)

 

接着又有几个问题:如果远志明宣称他是无辜的该怎么办?这样的话将有两种可能。他在说谎(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他的属灵带领人,不再负有责任,因为你已参与调查)。或者他说的是真话(这种情况下,柴玲才是冒犯的一方,她的话将不具可信性)。无论怎样,如果你已参与调查此事,你和生命之河教会都没有责任。至此,又有一些问题。如果远志明承认犯罪并为之悔改?再好不过,他做了主认为对的事。如果是这样,他对悔改应有合宜方式,正如施洗约翰所说,结出于悔改相称的果子。(路3:8)我不是法官,不知道应是什么果子,但是一份简短的道歉声明可能不够,还应有一些形式的补偿。如果远志明认罪,但不全然悔改呢?那么为了使他的灵魂得救并归向主,我们也知道应该像保罗在哥林多前书5:4-5说的那样做。

 

是的,我们在基督里是新造的人,阿门!同时,我们背负着我们的罪和过去经历。正是因此,虽然跟随主多年,我一直在为过去的错误和失败悔改,尤其是那些伤害别人的经历。假设我对我的女朋友犯了罪,导致她怀孕,后来我信了主,我不能简单说声对不起,我现在在基督里是新人了。我必须结出与悔改相的果子,为她提供支持,帮助她抚养那个小孩。不单对于我们的罪是这样,对于我们祖先的罪也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中国人民要与日本人民就他们祖先在中国犯下的罪进行和解。

 

也因为此,美国土著要与美国人民就他们祖先对土著犯下的罪进行和解。在教会更是这样。如果教会能站在罅隙之间,就这些纷争达成和解,那将是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

 

刘彤牧师,主给了你权柄和领导的职分,他也呼召你照看他的羊群。我并不羡慕你的负担,相信这个担子正如保罗所说那样,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11:29)因此,我祈求主给你力量和勇气作出决定,以此荣耀他并爱他的羊。如果你对我所写内容有不认同的对方,欢迎你提出来我们一起讨论。如果我与妻子能在穆斯林人群中成功植堂,我们将需要在神的带领下学习有效的带领教会。我很期待向你学习。非常欢迎你给我写信或是打电话(号码在下方签名档内)。

 

谢谢你考虑我所写内容。就我所闻所见,你是一个真正属神的人。愿主帮助你行他看为正的事,愿他因你的忠心服侍祝福你和家人,直至万代!

 

主内问安!

 

Brian Lee

 

执行董事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Brian Lee再写道:

 

亲爱的刘彤牧师,

我在跟进三周前给你写信提到柴玲声称远志明强奸她的事情。希望你能读一下那封信,期待你的回复。愿你一切都好,愿你的事工继续荣耀主,多结果子。

 

祝福!

Brian

 

刘彤牧师回信: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上午12:27 

 

亲爱的Brian:

 

来信已读。关于这件事我只能说我已经跟柴玲解释过,不想再说一遍。

谢谢你的关心。愿主祝福你,为你祷告,愿主为你在中国开路。

 

刘彤牧师

 






More News

 

China’s One-Child Policy will be in the spotlight three days in a row as Chai Ling, founder of 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 All Girls Allowed, testifies in three congressional hearings Nov. 1-3.

 

Tuesday’s hearing is an emergency hearing, devoted to exposing the case of Chen Guangcheng, a blind human rights activist under house arrest for his public criticism and exposure of the One-Child Policy.  Chen and his wife were recently beaten almost to the point of death, in front of their elementary school-age daughter.  Chai Ling...

II: 彤牧2015年1月14日他教的小组长讲话节录

 

...
IMAGE: Sky News

 

WEIFANG, Shandong -- Liu Xinwen and her husband Zhou Guoqiang were sleeping soundly in their home at 4am last Friday when Family Planning Officials kicked down their door, dragged Liu to the People's Hospital of Fangzi District, and forcibly aborted her six-month-old child.  Sky News, a UK-based global news outlet, reported the story with an in-depth TV interview with the couple, as well as a visit to the hospital 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