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丁子霖母亲的信

致丁子霖母亲的信

 

柴玲

 

2014 年4月18日

 

今天在美国是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受难日。 我终于第一次在网上找到你两年前给我的信。看完了。我很感动。我也很高兴我终于找到您的信看了。立刻给你回信。耶稣说: 所以,如果你在祭坛献上祭物的时候,在那里想起弟兄向你怀着怨,就要把祭物留在祭坛前,先去与弟兄和好,然后再回来献上你的祭物”。 (马太福音5章23-24节)我也请您原谅我一直没有到网上搜索您的信, 因为友人说, “还是不必看了, 看后你会很伤心的。”我没有按基督的要求立即去做, 请您原谅。

 

首先我要对你这麽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的勇气和工作献上衷心的敬意。您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 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

 

另外从您的信里, 我也第一次看到您对我们天安门学生的宽容和支持,“这些学生领袖还年轻,前面的人生路程还很长,无论是经商、从政、还是皈依宗教,我都尊重他们的选择”。这让我很感动, 也再次让我感受到你一颗宽厚仁爱母亲的心。

 

我也很感激您能把这麽多年来您对我的态度的转变的原因写出来。让我知道真相在哪里, 是什麽样的谎言和误会让您对我产生这样的一些想法。谢谢您。

 

从天安门广场一直到海外流亡,我对您的儿子和其他的兄弟姐妹的牺牲以及天安门母亲的所有人,总是充满了尊敬。没有一天我不在想念着你们。但是一直不知道怎么联络上。当我在1994看到您出来的书,《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我好感动。立刻从书里找到的联络方式跟您通了电话。您也很激动。我们都是同路人, 您失去了儿子, 我失去了母亲和奶奶,我们在泪中挂完电话。虽然当时我没有什么很大的经济收入, 当我说我很愿意帮助您把书翻译成英文, 在美国能介绍出来, 让世界知道您们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已经付上,并且正在付上的代价。 让世人不要忘记, 来帮助您们和中国早得自由。您也很同意这个想法, 也对我对您这麽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工作的肯定很欣慰。我也为能给您带来一点快乐和希望很高兴。因为我的妈妈不在世了, 我也把一颗爱妈妈的心给了您们。

 

可是没有几天,我在报上或什么地方看到您说, 柴玲要出您的书, 要赚您的稿费, 您不能让柴玲出您的书。我看到后好伤心啊。很不明白, 为什麽真心诚意地想做点好事, 会被这样的误解。之后我也很灰心, 没有再跟您联络。很怕再想做什麽好事, 又会被误解, 又会被伤心。现在才知道,您被误导了, 您又没法跟我联络来澄清事实。

 

您说,我只能从关于您从许良英先生那里听到的: “柴玲在大屠杀之前的5月末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说她“期待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而她自己“要求生”。我听到这样冷血的话大为震惊,不知如何应对。我想起儿子6月3日夜晚挣脱我的阻拦奔赴广场去与大哥哥大姐姐共患难,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和辛酸”。 很对不起让您苦涩和辛酸。您们值得(deserve)知道事实和真相。我们也都值得知道事实和真相。因为真理是可以让我们都得自由的。

 

事实是:您听到的这个故事是谎言。请您允许我说出我这边的真相。首先, 那不是我要求西方记者的采访, 那个西方人也不是记者, 是个留学生。我也不认识他,是被临时介绍到他, 听说他能够找到个能录音的地方。我录得是我万一活不了的遗言。像当年 Ann Frank 躲避纳粹写的日记一样的。我为什麽要留这样一个遗言哪? 因为在这前一天,确实我开会回来大家同意撤离广场, 李录反对。 他的理由是撤退是政府的诡计,他说我太天真相信这些知识分子了。他们中间有人被重金收买在做政府要做的事情。我当时听了很吃惊心, 也很窘。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什么人骗了,中了政府要“关门打狗”的诡计---让学生撤回去, 再抓再镇压。所以我改变了同意撤的决定。好像那些知识分子跟李录谈了以后, 也同意不撤了。

 

(到现在为止,我也觉得有必要弄清这个真相。也许李录所说的是真的,也许是他被误导,也许是他说假话。但有一点是真的:李录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广场, 不像很多其他的人。 六四以后, 很多人也改变立场, 都一边倒,都说撤就不会导致镇压。没关系,上帝知道真相。关于撤与不撤, 很反复。直到六月三号晚上,屠杀开始时,有人端着枪闯进广场指挥部里,要我发令撤,又有人拿着刀进来,要我发令不撤。我的命令是任何人要走,立刻走, 要留,和平的留下来---尊重每个人的意愿。 )

 

但是我第二天醒来,安静思想, 觉得虽然广场是个象征,不能倒, 但是如果我们要取得真正的胜利----“和平对话,摘掉动乱的帽子, 保证不秋后算账, 推动改革,反腐败”, 我们必须说服军人不执行戒严。我听说, 前一部军队认识真相后,没有执行镇压。但新来的并不知道真相。我认为,最重要的工作是让新来的军队知道真相。但这是很危险的工作, 远比在天安门广场上, 受很多的媒体和人群关注的保护危险多了。所为一个总指挥, 我应该去做最重要, 最危险的工作。去找新的戒严部队, 说服他们认识真相。如果他们把我抓起来, 并把我失踪掉, 或秘密处死,那我也准备好了遗言。我没有把这个计划在录音里讲出来, 是怕他们拿到录音,让我们的计划不成功。

 

在这样的背景下,您可能会理解我为什么要说出, 我要求生的愿望。这里是没有任何错的,您的儿子也是一定渴望求生的。我是要世界知道, 虽然我们都热爱着生命,但是为了一个自由的中国, 我们是做好了献上生命的准备。(现在看来,未必每个人都做了这样的准备。 没关系,上帝知道真相。)

 

至于“期待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 这不是我的想法, 也不是我们的策略。是我重复从李录那里听到的话。当我在重复这个话语时,有三个方面是要澄清的:

 

1.     “血流成河”的定义。我并没以为是会有屠杀。我一直以为最坏的会像“四五”运动一样,普通学生被棍棒打。学生领袖被打被抓。很多参与了天安门运动的人也都签名同意这个想法;

 

2.     我当时是同意无论发生什麽事, 一定要发生在光天化日下。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再允许镇压后,用谎言遮盖真相;

 

3.     我并不同意学生要流血。所以当我重复到这里时,我就哭了,怎么能让他们流血哪, 他们还好年轻啊。(我现在没有原文, 是凭记忆写给您)这是我的原则。我最后在广场的命令是, 任何人不许扔石头,扔瓶子,这样会造成更大的牺牲。

 

您也知道,我一直坚持在广场最后一刻。我不是那样:让别人流血,自己求生的人。上帝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有冷血。我是被栽赃污蔑。

 

您说:“大概是出于亡儿生前对广场上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们的眷恋的尊重吧,在漫漫长夜的凄风苦雨中,我内心一直期盼着你们这些当年风云一时的学生领袖们能真正站出来澄清一些事实,或对某些错误言行真诚地认错、道歉——不仅仅对我们难属,而且也是对关心和爱护过你们的全国民众和国际社会。“

 

谢谢您对我们的眷顾。我在2011 年终于写完了回忆录:一心一意向自由。在这里您可以免费下载:http://chailing.net/。希望有一天您可以读到。这二十几年来,我仔细地检查了我的每一个动机,行动,决策,我自己认为我是在是尽了我所有的力量和生命来和平地推动这个民主自由运动了。我希望世人知道我在最后一刻在广场上, 在他们谈判回来之前,不知道下一步还能活几分钟,几小时, 或多久的时候, 我的愿望是祝福中国,祝福那些向我们挺进的士兵,和天安门后下令屠杀的领导人们。希望他们知道我没有仇恨,是充满着爱, 希望我们和中国会有一个昌盛繁荣的好的未来。尽管他们不一定记得我们是谁。我想, 您的儿子也一定是怀着这样祝福的心情过去的。回头看来,这份爱, 一定是来自上帝的! 这也一定是两年前的今天, 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难时的感受。他不恨罪人,却求天父饶恕我。

 

那我又没有做错的是哪? 有。那是我当时不认识耶稣,不认识上帝, 没有按圣经的话语行事。如果我那时认识上帝, 我会做的怎样的不同:我会按神的话语:罗马书 第十三章:“所有的人都当服从在上掌权的,因为没有一个掌权的不是出于神。所有掌权的,都是由神所指定的。”除非, 掌权人做的是违反神的诫命和旨意的事。政府下令不许游行示威虽然违反宪法, 但并不违反上帝, 所以那时我就该遵从政府的命令 ,劝人不要上街游行,不要绝食, 不要在广场。但要在宿舍里或校园里迫切祷告, 像80岁的摩西一样,跟随神的时间和带领, 靠神的大能和计划改变中国。 对此,我请求上帝的原谅,也请求您的原谅。我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别的学生领袖不一定同意我的观点。

 

但是如果掌权的人的命令违背神的旨意, 我们就必须像彼得一样,“顺服神,而不顺服人”。(使徒行传5:29)比如说,现在的中国一胎化政策是完全违背神的旨意, 是杀害神创造的生命的。是我们不能顺服的。我们反而应该像摩西时代的接生婆一样,去抢救保护生命。神大大地祝福了她们顺服神, 不顺服人。这也是上帝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呼召。

 

但我们当时因不知道上帝的话语而进行的和平游行, 静坐, 并不给任何政府屠杀无辜的借口。创世记 9:6, 上帝说的很清楚: “流人血的,人也必流他的血;因為神造人,是按著他自己的形象”,上帝并且在十诫命里再强调:“不可杀人。”(出埃及记 20:13)

 

如果是我有说错的话, 那是绝对不该用“打倒,推翻”之类的语言。我们在运动中始终用和平尊敬的语言,也下令不主张游行的人用这样的语言,但在戒严令和屠杀发生以后,我在义愤中用过几次“打倒, 推翻”。这是不合神指令的。出 埃 及 記 22:28里神说, “不 可 毀 謗 神 ; 也 不 可 毀 謗 你 百 姓 的 官 長 。”虽然我的话并没有“毁谤”, 但我感觉这可能是不符合神的意愿的, 所以我请求神的原谅, 也请求当时政府官员的原谅。

 

另外说错的话是这句:“只有当血流成河的时候,中国人们才会擦亮眼睛。。。” 我是重复别人的话,因为这是在中国长大中不断听到的话语。当时我也认同,以为如果政府一定不肯和平对话的话而要执意镇压, 这便是唯一的中国得自由的方式---让世界看到真相[1]。但现在看来,这个说法不是真理。在圣经里,真理是这样的:约翰福音 11:49-52 其中有一个人叫该亚法,是当年的大祭司,对他们说:“你们什么都不懂! 也不想一想,一个人替民众死,免得全民族灭亡,这对你们是有益处的。” 他说这话不是出于自己,只因他是当年的大祭司,就预言了耶稣要替全民族而死; 而且不仅是替犹太民族死,也是要把神的那些四散的儿女都召集合一。” 因爱我们, 上帝已经把他唯一的爱子献给了我们。两千年前,耶稣就已经为我们, 为中国的自由牺牲了, 因此没有任何人需要再流血牺牲了。而且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难时也说,“已经成了”。(约翰福音 19:30)

 

这是多大的一个真理!这是多大的一个恩典哪!

 

这是什麽意思哪?这是耶稣, 上帝的儿子跟我们说。 他已经替我们赎罪了。我们不需要再成为罪的奴隶,受苦难, 受捆绑。他已经替我们战胜了囚禁,疾病,死亡。 那您会说, 为什麽中国还有不公义?为什麽还有对人权弱势的虐待?

 

这是因为神的好消息还没有完全传到中国。我们很多人还不知道,神创造了天地,创造了人。亚当夏娃犯罪,把罪恶介绍进来,人类从此与神隔离。神把爱子基督送到十字架上, 为我们赎罪,我们通过接受耶稣为救主,都可以回到神的怀抱里来。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就会得到神的美好的应许:“神的居所在人间,神将要与人一同居住。他们将要做他的子民,神将要亲自与他们同在,做他们的神神要从他们的眼中抹去一切泪水。将来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伤、哭泣或痛苦,因为先前的事已经过去了。” (启示录 21:3-4)有的信徒可能会认为这是以后的事情, 但是我的感动是,当我们接受耶稣为主的时候,只要凭信心,我们就可以得到神这样美好的应许。

 

那这跟天安门事件有什麽关系哪?这关系很大。这可以改变一切结局。

 

作为当时的学生来说,我们不用游行示威。因为只要我们相信基督, 我们可以奉他的命祷告, 改变中国。神会垂听我们的祷告。

 

从邓小平那里, 他不用担心失去控制, 只要他做顺服神意愿的事, 因 “神 若 幫 助 我 們 , 誰 能 敵 擋 我 們 呢 ?”(罗马书 8:31) 他绝对不应该也不敢开枪杀人。

 

因为如果施暴的人知道他们在做让神痛心的事, 他们就会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是什麽样的神的永生的判决。圣经里有这样一段故事:“有一个财主,身穿紫色袍子和细麻衣,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穷人,名叫拉撒路,满身脓疮,被放在财主的门口,渴望得到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充饥,甚至有狗来舔他的疮。后来那穷人死了,被天使们带到亚伯拉罕的怀里。接着,那财主也死了,并且被埋葬了。财主在阴间的痛苦中,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呼唤说:‘我父亚伯拉罕,可怜我吧!请打发拉撒路用指头蘸点水,凉一下我的舌头吧,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 可是亚伯拉罕说:‘孩子啊,你当想起,你一生怎样享了你的福,而拉撒路怎样受了苦;但如今他在这里受到安慰,你却在痛苦中。这一切之外,在我们和你们之间,隔着巨大的深渊,所以人想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可能的,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可能的。” (路加福音 16:19-26)

 

这个财主, 既没有导致拉撒路 的贫穷,又没有因他的贫穷而虐待他, 反而遭受这样的永生的痛苦。死后再后悔, 也都晚了。可见那些下令屠杀,打压民运人士和贫民的,如果他们还是不赶快跟神跟人民忏悔,一旦他们寿辰一到,他们的下场怎么会不更惨。现在当政的领导人,虽然他们手上没有六四的血, 但是如果他们像这个财主一样, 不用手中神赐给的权柄行公义, 施怜悯, 早日满足您们的要求,早日结束一胎化政策,那他们要考虑面对基督时的后果。

 

所以说,真正认识基督受难复活的好消息对中国的现在和未来都是至关重要的!

 

那我们怎么能够很快地实现您一直追求的:“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哪? 我认为, 只有接受耶稣,在神的爱里把我们有得罪神和人的事赶快认罪悔改; 有人得罪我们的事快快饶恕。那不光是你渴求的三项, 天国也就很快地在中国降临了。为什麽我这样说的?

 

首先这是符合神的话语的。

 

哥林多后书 3:17, “主就是圣灵,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 这是说,哪里有上帝的灵, 哪里就会有自由。中国必须有神的灵,才会有自由。

 

约翰福音 14:6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中国只能通过耶稣才能到神那里,到神的灵哪里,中国只有通过耶稣才会有自由, 有生命。所以我们要接受耶稣。有人会问,中国人, 尤其领导人接受耶稣, 可能吗? 耶稣说:“在人,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神,凡事都可能。”  (马太福音 19:26)我们要有信心祷告早日实现!

 

耶稣还进一步教我们如何通过祷告得到我们渴望的一切:

  • 祷告要持续: 马太福音 7:7-11 “不断祈求吧,就会给你们;不断寻找吧,就会找到;不断敲门吧,就会为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到;寻找的,就找到;敲门的,就为他开门。你们当中有哪个人,儿子要饼,却给他石头呢?儿子要鱼,却给他蛇呢?所以,如果你们做为恶人也知道把好的东西给自己的儿女,更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要把美好的赐给求他的人呢!”我认识的上帝是不撒谎的。无论多难的事, 也会有求必应!

  • 祷告要有信心: 马太福音 21:21: “耶稣回答他们,说:‘我确实地告诉你们:你们如果存着信而不疑惑,不仅能做我对这无花果树所做的,即使对这座山说 “愿你被挪开,被丢进海里去!” 事情也将成就。’”

  • 祷告需要事先饶恕才能得着:马可福音 11:24-25, “所以,我告诉你们:凡是你们所祷告和祈求的,当相信已经得着了。这样,事情就将为你们成就。当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如果向什么人怀怨,就要饶恕他。这样,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会饶恕你们的过犯。”

  • 最终,基督教我们更全面地通过认罪饶恕来得到所有的祷告:马太福音 6:9-13

祷告的典范

“因此,你们要这样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你的名被尊为圣,(这是敬拜神)
愿你的国度来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这是先求神的国, 神的公义)
我们日用的食粮,愿你今天赐给我们。(神就会赐给我们一切所需)
愿你饶恕我们的亏欠,(这是要认罪悔改)
如同我们也饶恕了亏欠我们的人。(这是我们要饶恕伤害我们的人)
不要让我们陷入试探,(这是求神帮助我们避免犯罪)
救我们脱离那恶者。(这是求神帮助我们从罪里出来)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
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再次敬拜神)

 

基督的话, 不光是说在纸上。 当我自己试着去认罪饶恕时,我经历了神的大能。这是我的见证, 跟您分享。

 

但我在写我的回忆录时,我才意识到堕胎是多么惹上帝痛恨的事。在他眼里, 这跟杀害生命没有什麽区别。所以我很快地跟上帝认罪。 神立刻就饶恕了我, 并让我知道这是为什麽基督因我上了十字架受难, 让我真正地理解神的爱心和恩典。在我祷告中,神让我知道,虽然我堕胎伤他的心, 但他并没有谴责我,遗弃我。反而他在天花板上, 密切注视着医生的手术,让他们不伤害我。这是爱我们的神, 是牺牲自己爱我们的神。经历过神这样大爱时,也让我认识到自己也是个罪人,让我能够原谅中国下令开枪的领导人, 军人等。也是我为什麽信主后,一直在致力帮助中国停止一胎化政策和营救女婴事工的原因。我认识到这是神喜悦的事工。

 

在事工中,2011 年, 我受罗马邀请去参加一个民主会议。我们在祷告中请神确定这是他要我做的事情。如果是的话,请神打开见Pope的门来告诉我们这是他的意愿。我们想, 如果Pope能号召全球的20亿信徒为中国祷告,神也许很快会终止这个杀了4亿孩子的政策。在聆听中,突然看到基督要我饶恕一个民运人士。他在我刚到普林斯顿时强暴了我, 但他后来很快变成了个很有名的基督徒。 但他一直没有跟我认罪道歉, 使我19年没能信基督。 我在祷告中跟主争辩,“我怎么可以饶恕他那, 他伤害了我的身体?”但是基督很快给我看到他在十字架上受难流血的图片, 说 “你看, 他们也伤害了我的身体。 但我在他们还没有认罪之前, 就饶恕了他们。” 那是我伏在基督流血的脚上,带泪在心里说, “因为我爱你,我会原谅他。”

 

这个祷告刚做完不到30 分钟, 我们的同工高兴的冲到我的身边,“罗马回话了,我们可以见Pope。”没想到, 神回因我们的祷告因饶恕后是如此神速。

 

在罗马,我们跟Pope的中国秘书有了很好的交流。他说,我们让圣灵来带领Pope。

 

我在旅馆里等候回应的时候, 神让我的心再次为中国的弱势人群打碎。我看到两岁的孩子被车压上伤, 18个人走过不管; 又听到一个山东临沂的妈妈, 抱着头受伤流血的孩子在高速公路上跪者, 借车去医院。没有一个人停车帮助她。一个小时后,孩子因流血过多死了;再一个是一个15岁的女孩子下学被抓进面包车里被拐走,尽管她大哭挣扎, 没有人帮助她。我哭着说,神哪,中国成了什么样了。难道从天安门屠杀后,中国就再没有良心和公义了吗?如果中国没有十个公义的人, 你就要灭这个国家了 [2]。但这是你的国, 你的人民呀。。。你世上有这麽多的国家领导人和宗教领袖,他们有权有势,有影响, 有资源,他们为什么不动工,解除一切的不公义。我算什麽哪。

 

美国的一位同工姐妹说, “你心的破碎一定是来自基督的。我也经历过这样的破碎。我去中东看我在服役的表哥,神要我看到在中东的人是多么地需要基督。所以我改变了生活去做传教士。我有个感动,如果基督是在天上在天父的右手边,他一定不是很懒散地坐着的。他可能是时刻关注着世上的很多不幸。恨不能马上就来, 解除世上的一切不公义。但他不能, 因为我们还没有做完我们要做的事, 把福音传到全球 [3]。” 现在这个姐妹在中东传福音。

 

那时, 我的头都大了。 “中国还没得自由,六四还没平反,一胎化政策还没结束,现在又得要把福音传遍全球, 那这个可怜的女孩要等到什麽时候才能得自由哪”。 我的泪水顿时就流的更多了。

 

在泪水中, 圣灵带我翻到圣经马太福音 5:3-10

 

天国八福

 

“灵里贫乏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悲伤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他们将受到安慰。
谦和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他们将继承那地。
饥渴慕义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他们将得饱足。
怜悯人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他们将蒙怜悯。
心里洁净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他们将看见神。
使人和睦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他们将被称为‘神的儿女’。
为义受逼迫的人是蒙福的,
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当我读到“饥渴慕义的人是蒙福的,因为他们将得饱足”时, 我突然感到耶稣来到我身前。 他也在哭泣。他停下来,好像擦干了他满脸的泪水说, “如果这个世上没有一个领导人来结束一胎化政策的话, 我会来结束的。”我的心里顿时得到很大安慰。

 

第二天,会议结束后,神也很恩典我们,我们被介绍到一家很小的餐馆里吃饭。饭很好吃。圣灵的喜乐来了。不知道什麽原因,我跟同工为个个小事忍不住笑。这样持续了一个晚上。神把我破碎疼痛的心用莫名其妙的欢笑给愈合了。

 

从罗马回来,圣灵又感动我去一个加州举行的一个宣道大会。在哪里,我刚讲完关于中国的一胎化政策,马上美国的先知上台,宣布在2012年, 神要在中国结束一胎化政策。我当时高兴地几乎不敢相信。

 

第二天, 一位年长的基督徒看到我说, “你知道吗, 昨天晚上,我们听到先知宣告时, 我们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我们正在目击历史。因为昨天晚上,我们跟天国达成了个交易(transaction)。神垂听了地上的祷告, 他给下了他的应许。”

 

我说, 我刚信主不久,不了解这是什麽意思。

 

他说, 没关系。你会看到在地上的好多转变的。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麽意思,但也愿意相信。一下是接连发生的事情:

 

  • 三天后,2011年12月6号, 我到美国国会里为纪念刘晓波作证,早上听到一个姐妹关进北京的黑牢里。圣灵感动我要在国会上为她的自由以耶稣的名祷告。我也凭信心顺服了。立刻, 12 个小时后,她跟她70岁的老母亲,和三个月婴儿被半夜里放出来。

 

  • 2012年5月份陈光诚从美国大使馆被送出,情况危急,圣灵又一次感动我在第二次紧急听证会为他的自由以耶稣的名宣告,四天之后,他和全家安全到达纽约。让我们惊喜不已。

 

  • 2012 年4月份神让我们跟一对美国传教士夫妇链接, 他们进中国把堕胎需要认罪悔改的信息传进他们的教会。

 

  • 2012年6月12日,他们的门徒把信息传给500个从中国、香港和台湾来的牧师,牧师们都深深忏悔、祷告 [4]。第二天,神让封建美被强迫堕胎的照片传到网上 [5], 引起轩然大波。

 

  • 2012年7月22号,全国计划生育委员会宣布坚决杜绝大月份引产。一个月之内,代表87%人口的省份执行。成百万的孩子母亲免于再遭受惨无人道的强迫引产。值得注意的是,封建妹的孩子是在6月2号被打毒针的, 孩子是6月4号从母亲肚子里出来的。跟六四的日子是一致的。似乎是上帝在说:今天, 我通过一个孩子的死, 来换回百万亿万个孩子的生;

 

  • 2012年12 月前后,传言说习近平要结束一胎化政策

 

  • 2013年2月,罗马的Pope宣布辞职。这是在历史上660年里没发生的事情

 

  • 2013年3月,新的Pope就职;

 

  • 2013年3月,习近平上任。计划生育委员会跟健康组织合并,传言说, 这是用保护面子的方式解体计划生育委员会

 

  • 2013年 11月,宣布放松一胎化政策,允许如果父母中一个是独生子女的家庭生二胎; 百万的孩子可以再出生。

 

  • 2014年 到现在,媒体,舆论都在倒戈一胎化政策, 说这是经济文盲。看来,神正在一步一步的结束一胎化政策,时间快到了。

 

我之所以写这麽多的细节, 并不是要夸口什麽,而是用我们看到的神的工作来告诉大家,认罪悔改和饶恕是得神喜悦的。(我绝对没有认为您有什麽罪的意思,希望不要误解我的苦心。)

 

饶恕并不是忘记,也不是背叛,而是邀请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来帮助我们速速找回公义。对基督徒来说,饶恕不是一个可做可不做的选择,而是神给我们的指令。我们必须饶恕!

 

我知道这是很难的事。我们的感情也一时转不过弯来。但是我们只要用口宣告奉耶稣的名饶恕, 神会帮助我们!

 

您说,“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我儿子,以及所有“六四”亡灵的血真是白流了。” 这是不对的。 基督说, 马太福音 19:29 凡是为我名的缘故而舍弃房屋,或兄弟,或姐妹,或父亲,或母亲,或儿女,或田产的人,都将得到百倍,并且继承永恒的生命。”您的儿子虽然不一定知道基督的名, 但是他是因爱和公义而死的。 神一定会纪念他。基督说:“心里洁净的人是蒙福的,因为他们将看见神。” 您的孩子一定是心里洁净的人。他会在天国里等待着我们。

 

对中国来说,神用天安门的血和牺牲在我们心中击败了我们对共产主义所存的幻想, 通过农村教会把福音带进了心灵饥渴的城市、学生、市民, 让我们认识真正爱我们,要给我们自由、富足和生命, 以及永生的上帝。六四屠杀和直到今天的逼迫加速了人们认识基督的进程, 导致中国今天有一亿多的基督信徒, 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发展。天国快来了。中国的自由不远了。您一家,您的儿子, 和所有六四亡灵都为此做出了不朽的贡献。神是不会让您的儿子的血白流的。

 

几个月前,教会里的一位美国兄弟突然受圣灵感动,说,“我也不了解究竟天安门发生了什麽事, 请原谅我的直率。神要我跟你们说,你们是很勇敢的。因为你们并不是在向政府挑战,你们是在跟政府背后执政掌权的空中的邪恶在作战, 你们是在跟撒旦作战。政府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麽。你们做的是我喜悦的。你们不是我的儿子基督,但是你们凭着勇敢和爱心做了像施洗约翰的事, 带领世人走向基督。这是我喜悦的事。你们是我所爱的!”

 

我听后好感动。神用一个不了解中国和事情的兄弟来传递他给我们的喜爱和鼓励。他知道,跟中国以前所有的运动和战争不同的地方是:六四天安门运动的出发点是一场从始至终爱与和平的运动。 我们没有仇恨, 没有暴力。我们体现的是神的属性。像基督所说的:“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约翰福音 10:10)

 

有了神的话语, 我们不必为政府是否“平反六四”而绊倒和苦恼---诉求还是一定的。当我们诉求的心境是不同了。我们不再以无助,绝望,被击败的心去渴求, 而是可以用喜乐,坚定, 平安,感恩的心等待神的时间带来。

 

神的爱是必定可以战胜一切!

 

基督说,“看 哪 , 我 必 快 來 ! 賞 罰 在 我 , 要 照 各 人 所 行 的 報 應 他 。” (启示录 22:12)

 

我很抱歉一发而不可收,写了很多。也只好以公开信的方式给您,希望您能收到。能给您带来安慰。

 

在今年25周年纪念期间,我也祈祷更多的人能认识基督,加入认罪饶恕祷告大军, 让爱我们的神早日把他的国在中国降临, 把我们的眼泪擦干, 让自由和幸福来到这个饱受蹂躏的土地和人民!让我们得到神那里来的最好的奖赏!

 

三天后, 就是耶稣复活日!就是神通过复活基督给信他的人战胜一切死亡和磨难的能力 [6]。我们面临着一个选择。

 

在旧约里, 以色列人因为缺乏信心,虽然被神和摩西带出了埃及, 但是把一个可以在11天内走完的路程,走了40年后才进入神的应许之地。今天, 我们中国基督徒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当我们接受基督为主的时候, 神就带领我们走出罪的捆绑,走出了我们的埃及。我们可以凭信心认罪饶恕来很快地进入神给我们的应许之地---得着神赐给我们战胜死亡和苦难的大能; 我们也可以不认罪, 不饶恕,在痛苦的荒野沙漠中继续徘徊。这个选择是我们的!

 

我的祷告是我们的选择能使我们的心唱出神的应许 [7]: 让软弱的说, 我从此很强壮; 让贫穷的人说, 我从此很富足, 因为我们的主, 我们的耶稣,已经为我们做成了!

 

我的祷告是让我们在认罪饶恕并穿上神的军装 [8] 后大声宣告我们得着了神的应许:我们从此自由了,中国从此自由了, 因为我们的主, 我们的耶稣, 已经为我们做成了!

 

 

 

写于波士顿

 

初稿完成   4月18日11:55pm

 

修订稿完成 4月20日 3:48am

 


 

[1]“血流成河”只是一个形容词, 并不指后来发生的屠杀。我也不同意有人因此为我们定罪,认为我们是在故意激怒政府屠杀,好让人民起来推翻政府。我也没有让别人流血的意愿。只是觉得,如果必须有牺牲,那献上自己吧, 所以一直留在广场最后。如果一定有镇压, 那就让真相在光天化日下记录下来。

 

[2]创世纪 18:32

 

[3]马太福音 24:14  “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向萬民作見證,然後結局才來到。”

 

[4]历代志下 7:14 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謙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

 

[6]以弗所书 1:18-23: “並且使你們心靈的眼睛明亮,可以知道他的呼召有怎樣的盼望;他基業的榮耀,在聖徒中是多麼的豐盛; 神照著他強大的力量,向我們信他的人顯出的能力,是何等的浩大。這力量運行在基督身上,使他從死人中復活,並且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作主的,和今生來世所能舉出的一切名銜。神又使萬有都歸服在他的腳下,並且賜他給教會作萬有的元首。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完全充滿的。”

 

[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XBxImes110

 

[8] 穿戴 神所賜的軍裝

 

“最後,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使你們能抵擋魔鬼的詭計。 因為我們的爭戰,對抗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和天上的邪靈。所以要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使你們在這邪惡的時代裡可以抵擋得住,並且在作完了一切之後,還能站立得穩。 因此,你們要站穩,用真理當帶子束腰,披上公義的胸甲, 把和平的福音預備好了,當作鞋子,穿在腳上,拿起信心的盾牌,用來撲滅那惡者所有的火箭; 並且要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起聖靈的寶劍,就是 神的道, 藉著各樣的禱告和祈求,隨時在聖靈裡祈禱,並且要在這事上恆久警醒,為眾聖徒祈求。也要為我祈求,使我傳講的時候,得著當說的話,可以坦然無懼地講明福音的奧祕,(我為這奧祕作了被捆鎖的使者),也使我按著應當說的,放膽宣講這福音的奧祕。”(以弗所书 6:10-20)

 
 
IMAGE: Gregronning.com






More News

Op-Ed by Ma Jian

 

Ma Jian is the author, most recently, of the novel “The Dark Road.” This essay was translated by Flora Drew from the Chinese. A version of this op-ed appeared in print on May 22, 2013, on page A27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China’s Brutal One-Child Policy.

 

LONDON — ZHANG YIMOU, the celebrated film director and arranger of the 2008 Summer Olympics’ opening ceremony in Beijing, was accused last week of being the latest high-profile violator of China’s one-child policy. The People’s Daily, the Communist Party...

IMAGES: China Aid

 

[All Girls Allowed just discovered this case; we are doing all we can to verify the facts and uncover more details. We will post updates as we receive them.]

 

BIJIE CITY, Guizhou, China—A woman in China’s Guizhou province is in critical condition this week after local authorities b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