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Part 3

神圣洁教会也必须圣洁

柴玲写给教会关于远志明的第7封信---第三部分

2015 年4月17日

 

第三部分: 关于徐志秋在对远志明强奸事件见证会及之后处理

 

我第一次被介绍到“徐志秋牧师”是在2014年6月18日。远志明关于协调见面的电邮中是这样说的: “。。。我请了波士顿徐志秋牧师一起来见证神的荣耀,他和周爱玲牧师很熟的,希望你不介意。天父一定会喜悦并祝福我们的见面。。。”我的电邮中写得很清楚, 我们是在走马太福音18:15-17的程序。经文里并没有说, 对方可以带证人。 但是我祷告后, 觉得神的原则是,“己之不欲,勿施于人”。我想远志明要求带个证人, 从公平的原则,是可以的。 尤其是这人是“牧师”。 我想, 至少, 他该是个有原则的人,会以诚实,公正,中立的方式见证这个会议。不会说谎, 更不会作假证。于是,我回电邮说“我虽然不认识徐永海牧师, 你愿意他加入也可以。”(那时天黑, 我不小心把他误成徐永海的名字。)但是他在那天的会上做的跟我对一个牧者的期望是很远的: 如其是允许两个当事人交换各自的意见,他们做证人的在旁边记录,目击,徐志秋不断的在帮助远志明辩护,使得我回头问他, “你是远志明的律师吗?”他才说,“哦, 我不是他的律师。”他才停住。

 

中间他高声地抨击我在我的公开信里甚至不指名的公开说一句我曾被强暴。说, “即使是真的也不允许公布”。我当时反驳徐志秋,说,”Are you saying, even this is the truth, as a victim I have no rights to talk about it in public?Are you crazy?  Where is my freedom of speech? Unbelievable!” (你是说,即使是真的, 我作为一个受害者也不可以说出来吗?。 那我的言论自由权利在那里哪?真不可思议!” 我说完, 就离开房间到楼下洗手间了。 (实在是忍无可忍) 再回到房间,徐志秋表示歉意了。我也谢了他。

 

在会议快要结束时, 徐志秋说在他来之前, 他对我的影响很不好。 因为他读到网上一份假冒我的名的人写的很不堪的自白信。 把我塑造成一个很不好的女人。他承认, 他问张伯笠牧师时,伯苓也跟他说了,“这是假的。 不要信这些垃圾。”徐志秋似乎很气愤,“你怎么不做些什麽来制止这个。。。”我说,“我该做的都做了”。但是徐志秋似乎对我的努力还是很不满意, 说,“这封信,对成千上万的人的误导是很严重的。虽然你说你已经解释说这是假的,伯苓等说这不是真的,但是这个澄清就像是海洋里的一滴水一样, 对这麽多人对你不好的影响起了很小的作用。。。”我看了徐志秋一眼,他似乎对我的微小作用还在愤怒中。我心想, 很奇怪, 我刚刚跟他说这不是真的,他信任的张伯苓 牧师也跟他说不是真的。那他不但没有对这个写这封欺骗人的人愤怒,反而对我这样一个被无辜诽谤的人愤怒,怪我没有力量把这封假信的坏影响在世上彻底清洗掉。

 

我因为追求公义, 经常被诽谤, 在没有认识耶稣之前, 生活是很痛苦和经常有无力感的。信主后, 看到耶稣的话语, “10 为义遭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11 人若因我的缘故辱骂你们,迫害你们,并且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 12 你们应该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他们也曾这样迫害。”马太福音5:10-12, 耶稣的话让我很受安慰。如果不是靠神的话语给我力量,我是坚持不下来的。所以我当时深深的看了徐志秋一样,斩钉截铁地说,“这就是为什麽我们说, 如果没有上帝,我们就没有希望。”

 

我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回想到整个上午的过程,心里开始有些气愤。 徐志秋不但没有按照圣经原则为自己误信这份假信对我的偏见道歉 (7 “不可判断人,免得你们被判断。 你们怎样判断人,也必怎样被判断;你们用甚么标准衡量人,也必照样被衡量。)反而来怪受害者,难怪他在会上对我那么有进攻性。让我自己为允许他来见证会有些后悔。感到又一次, 自己的善意, 公平, 诚意的决定被人利用。但是神教导我必须饶恕, 所以, 即使心里很受伤害,但是也立即饶恕徐志秋, 请神祝福他。本来以为这样不愉快的经验就会过去了。

 

我在2014年7月13日, 就立即给远志明, 周爱玲云牧师,寄去我起草的回忆备忘录。并要求他们转给徐志秋(还是误以为是徐永海)。始终没有受到任何回应反馈。

 

然后我在2014年11月19日做完测谎, 我在2014年11月24日给远志明再次呼召, 希望他认罪悔改, 要不然我不得不要告诉教会。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2014年11月29日我的第一份给教会公开信在电邮网里发出。

 

2014年12月23日曹长青的网站被授权转发。我进入神的安息。

 

2015年1月1日, 在度假中看到13位牧者对我的公开信的回应信, 感谢耶稣!在这之前,我在华人接触的教会牧者都是不太注重公义的。这13位牧者对我的公开信的回应信是我第一次看到华人教会里对真理, 真相, 公义的追求。 周围很多代祷者, 弟兄姐妹们也都很兴奋。我们看到了希望。

 

我本来以为写完第一封信, 因为有些困扰再用第二封信解释一下,就行了。没想到,在2015年1月13日早上, 在网上看到徐志秋的公开信。这让我很震惊。一个牧者会做这样的事,是我们没有预期到的。

 

圣灵带我来看诗篇4.我像当年大卫一样地祷告。回头看来, 神的每一句话都是信实的。

 

“ 我公义的 神啊,我呼求的时候,求你答应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舒畅。求你恩待我,听我的祷告。

尊贵的人啊!你们把我的荣耀变为羞辱,要到几时呢?你们喜爱虚妄,追求虚谎,要到几时呢?

你们要知道耶和华已经把虔诚人分别出来,归他自己;我向耶和华呼求的时候,他就垂听。

你们生气,却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时候,你们要在心里思想,并且要安静。

你们应当献公义的祭,也要投靠耶和华。

有许多人说:“谁能指示我们得甚么好处呢?” 耶和华啊!求你仰起你的脸,光照我们。

你使我心里喜乐,胜过人在丰收五谷新酒时的喜乐。

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觉,因为只有你耶和华能使我安然居住。”

 

神的话语使我在这个打击下安定下来,等到下午看到周爱玲的信时,实在是像两只大棒子打来。他信中的不实之处, 我的第三封信中已经回应了很多。不再重复。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徐志秋之所以这样做的解释是“近期看到您在网上发出公开信,引起许多媒体的关注,也有许多弟兄姐妹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作为参与调解6/23/2014会谈的牧者,并知道一些内情的人,我感受到来自良知和圣灵的催迫,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为的是澄清事实,寻求公义,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这个借口是很不成立的。我们的见面时是为了完成圣经里在马太福音18:15-17的第二部:“16 如果他不肯听,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好使一切话,凭两三个证人的口,可以确定。”

 

·      我们是在2014年6月24日见面,见面后我三个礼拜之内就把会议备忘录寄给各方,至今没有回应。徐志秋如果觉得我的记录不对的话,完全可以立即给反馈。 但是他没有。 现在我测谎后,远志明至今拒绝测谎,徐志秋出来说“真相”---连他自己也承认,“关于你和远志明二十多年前在普林斯顿发生的往事,旁人无从知晓,也不容外人置喙”,他怎么可能知道真相? 他的信事实上说了很多他自己对远志明的友好,对我的偏见,这算是什麽“真相”?

 

·      对于见证,他凭我搞混他的名字有认为我的记忆不好, 事实上是我第一个影响就以为他叫“徐永海”, 反而证明我的第一记忆是不变的; 但是他所谓的回忆, 即使跟周爱玲对质过, 也是有很多错误的。我不会在这里一一纠正。但是您们看到他自己的说法: “6/23/2014”, 日期本身就是徐志秋就是记错的, 别的内容就更不必多说了; 还说我记忆不好“再给你一个事实: 记忆不好的人是通不过测谎的!

 

·      “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这句话是诚实的吗? 为什麽有人看到按牧团和个别牧师跟徐志秋在2015年初那么紧张亲密商谈?谈的是什麽?策略是什麽?远志明是个大男人,难道他自己没有嘴, 没有笔,没有能力为自己辩护----如果他确实是被冤枉?如果有什麽原因远志明不肯自己出来讲话, 为什麽不直接承认自己是被推出作远志明的发言人, 为什麽要冒充牧师, 见证人来说话?为什麽要玩这样的游戏?

 

·      徐志秋自称是牧师, 神对牧师的要求和批评是什麽?“牧者岂不应当牧养羊群吗? 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羊,却不牧养羊群。 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患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包扎;被赶散的,你们没有领回;迷失的,你们没有寻找;你们反而用强暴严严地管辖牠们。。。”徐志秋这样的行为, 那里是在医治包扎受伤的羊?反而是在做神痛恨的搅混水的事。(以西结书 34

 

·      什麽样的机构按牧这样的牧师?

 

对于徐志秋先生,我在耶稣面前是完全饶恕他的所作所为的,也请耶稣再次祝福他。 但是。 下面几点是他做的不对的地方,在和解之前,需要检讨改正:

 

·      对他在2014年6月24日的会议上没有做出牧者和见证人应有的中立态度和行为检讨改正;

·      对他在2014年6月24日后没有及时做到传话人的职责检讨改正;

·      对他在2015年1月13日不经当事人的同意,检阅发表所谓的会议记录, 对当事人, 对教会造成的伤害和混乱检讨改正;

·      对他在2015年1月13日后到现在为止,出尔反尔,跟我私下道歉,但是不肯公开道歉;既不肯改正收回信,又威胁我不及时出我的回应信;说要顺服18位牧者,又反悔,不顺服教会代表。

 

华人教会时候会容许牧者做这样不公义的事,是会有很深远的影响的。为了帮助华人教会不再出现这样的虐待行为,我把跟徐志秋交流的细节公布出来, 供大家了解,借鉴。

 

 

Appendix 1, Appendix 2, Appendix 3







More News

附录VI: 2012年12月22日, 我要周爱玲牧师转交给刘彤牧师的电邮信节选

 

(中间有很多得神医治的细节, 希望对其她受害者有帮助。有些信徒可能对这样跟神的交流不习惯, 请原谅。 这不是圣经, 但是我跟神的经历的分享。我们每个人跟神的关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样, 鼓励您们继续追求跟神的亲密经历)

...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

柴玲致教会关于远志明系列强暴案的第5封信

...